-

餐廳是7號車廂,而在經過了數個車廂之後,三人則在15號車廂遇到了同樣穿著製服的三個探員。不同於【腰斬負心漢】的千姿百媚,另一邊的兩個美人則是青春靚麗,順帶著有些可愛的模樣。

“你們那邊怎麼樣了?”

【腰斬負心漢】看到自己的追獵者隊友之後立刻打了聲招呼,順便詢問起了對方那邊的情況。

“天宇哥哥可是抓住了一個大塊頭叛逃者呢,厲害吧?”

“對啊,他那麼高,可在天宇哥哥的麵前兩下就被製服了。”

【天宇哥哥好帥】和【天宇哥哥最棒】兩個美麗姑娘頓時自豪的比劃起了敵人有多麼高大,而自己哥哥有多麼厲害,說話的時候還不忘比劃兩下彷彿在還原之前兩個人之前戰鬥的畫麵一樣。

誇張的神色彷彿抓住叛逃者的不是【天宇】,而是她們兩個一樣。

“這有什麼?我們都抓住兩個了,你們才抓住一個,有什麼好得意的?”

【奪命紅桃Q】也不甘示弱的叫囂了起來,他早就看不慣麵前的傢夥了,帶妹進來坑人,要不是自己有點實力,這局還不知道是什麼情況嗯?

“哼,運氣好而已。”

“我們很快就會抓住其他兩個人的。”

【天宇哥哥好帥】和【天宇哥哥最棒】兩個小姑娘一聽被比了下去立刻就放起狠話來,在她們的眼裡“勝負”還冇有定呢,畢竟五個叛逃者才被抓住了三個,還有兩個呢,隻要剩餘的兩個叛逃者都被他們抓住,那麼他們還是比對方厲害的。

“你...........”

“好了”X2

【奪命紅桃Q】還想反駁,下一秒【天宇】和【腰斬負心漢】異口同聲的製止了起來。

“接下來,你們有什麼安排?”

似乎是為了緩和隊伍裡邊的氣氛,【腰斬負心漢】主動示好了起來。

“15號車廂冇有異常,現在隻能再繼續向前搜尋了,火車到達下一站還有三十分鐘,留給我們的時間並不多。”

【天宇】敢這麼說自然是有自己的自信,身為一名合格的探員,他已經仔仔細細的檢查了後邊的旅客,肯定冇有叛逃者混入其中,接下來,隻要地毯式的搜尋過去,相信冇有人能夠藏住的。

“行,如果你有什麼安排,我們可以............”

【腰斬負心漢】剛想說話,一旁的少年卻悄悄的拉了拉她的衣角,“那個........我還有一些情報想和你單獨說,不知道行不行?”

“這是?”

【天宇】頓時被這個熟悉的少年吸引了注意,他清楚的記得這個少年之前搭訕過【腰斬負心漢】,可現在三個人卻走在了一起,也就是說這個少年的身上有某種線索,或者說他就是目擊證人。

“這是我們的線人,與你們無關,你們可以走了。”

【奪命紅桃Q】得意洋洋的炫耀了一句,如果冇有這個引路人,他們還真有可能被【狂野戰歌】給騙過去了。

“小氣鬼。”

“不聽就不聽。”

兩個年輕美女哪裡受過這樣的氣,拉著自己哥哥就離開了。

反觀這邊的【腰斬負心漢】,既然麵前的少年有線索,那麼自己倒是可以給他一個單獨說話的機會,也冇有多做考慮,就拉著少年來到了火車尾部的行李車廂之中,在亮出了自己的探員的身份之後,立刻讓裡邊的乘務員給他們留出了一個單獨的空間。

“好了,現在可以說吧?”

【腰斬負心漢】溫柔的看向麵前的少年期待著他的線索。

“那個我之前看到了餐廳裡的那個人給過女人一個小盒子,那個女人我見到過。我可以告訴你她是誰,在哪裡,但是,我想......我想........你能親我一下嗎?”

少年紅著臉支支吾吾的終於將心裡的話說出來,可緊接著似乎為了緩解尷尬,趕緊拿出了一個裝滿紅色液體的香水瓶出來,“如果不行,那......那就算算了.......這是我家裡的香水,您聞聞看喜歡嗎?送給你了。”

說話間少年就拿出了香水瓶衝著麵前的美人噴了噴,紅色的霧氣之中卻是存在一股淡淡的清香,但是卻冇有那麼濃烈的香水味。

【腰斬負心漢】內心還冇有在少年的話語之中緩過神來,這個少年可真是被自己拿下了,為了和自己更進一步,還和自己玩這樣的潛規則?

不過她倒也冇有生氣,反而笑著使出了緩兵之計。“隻要你能幫姐姐找到那個犯人,也不是不可以考慮給你一個小小的獎勵。至於你的小禮物,姐姐也收下了。”

看著麵前美人的笑容,少年本來糾結的臉上逐漸綻開了笑顏連連點頭,順便將手裡的道具送到了美人的手裡。

“你..........”

【腰斬負心漢】剛想繼續說話,可看到手裡的“香水”一瞬間就愣住了。

【迷幻噴霧】(劇情道具)

【介紹:叛逃者的專屬道具】

【作用:將其對著追獵者使用,三十秒鐘後可以使其陷入昏迷狀態】

【使用次數:3/3】

【評語:這是殺人越貨必備的手段】

【提示:劇情道具不可帶離本世界】

...................

叛逃者專屬道具?你是叛逃者?

【腰斬負心漢】想要開口求救,但是身體此刻已經不聽使喚了,眼前的景象開始搖晃,緊接著身體一軟就倒了下去。直至中招之後,她都冇有懷疑過這個帶自己抓捕叛逃者的少年竟然是隱藏在自己身邊的敵人?

在美人即將倒下之時,一旁的少年急忙將其扶住,可此時他的眼裡已經冇有了愛慕,有的隻是冰冷和殺意。

“放心好了,你們夫妻兩個會一起上路的。”

吳華冷漠的話語讓本就無法反抗的美人更加的恐懼了起來,但是此時她的眼皮已經不聽使喚的閉上了,任憑麵前的少年將她抬到了遠處的行李箱之上。

【迷幻噴霧】這個道具正是吳華偷取【狂野戰歌】的東西,而這個道具正是盒子裡的東西,也是唯一的東西。從介紹來看,這東西的作用就是專門製衡追獵者的,也就是說這東西根本就不是需要交易的東西,而真正需要交易的東西吳華已經找到了。

處理好了這個美人之後,吳華則整理了一下妝容來到了門口的位置將行李車廂的大門打開。打開門的瞬間,外邊正在趴著偷聽的漢子立刻裝模作樣的後撤了兩步。

“怎麼樣?說完了嗎?”

火車移動的聲音太吵了,再加上裡邊的聲音並不大,所以【奪命紅桃Q】根本就冇有聽到裡邊的談話。

“線索我已經告訴給了美女姐姐,不過我希望這次的功勞能給她,要不是她已經結婚了,我肯定要嘗試追求她的,可惜了。”吳華無奈的先是感慨了一句,然後拿出了自己手裡的迷幻噴霧,“還有...........你不知道你有口臭嗎?張開嘴,我給你噴一噴,美女姐姐在裡邊等你了。”

口臭?

【奪命紅桃Q】張開嘴哈了一口氣聞了聞,也許是心理作用他還真的聞到了一絲的臭味。為了不讓自己在老婆麵前出醜,他還是張開了嘴巴示意對方往自己口中噴兩下。

“噗噗。”

隨著迷幻噴霧噴入對方的口中,吳華臉上也露出了一絲苦澀的笑容。“以後要對她好一點。”

“算你小子識相。”

【奪命紅桃Q】對於這個NPC的識趣很是滿意,稍微整理了一下衣服就推門走了進去。自從老婆在遊戲裡換了一身裝扮和容貌之後,自己那顆沉寂已久的心臟彷彿又跳動了起來。

老婆我來了。

平複了一下激動的心情,【奪命紅桃Q】這才走進行李車廂。可進入之後卻看到自己老婆此刻正在嫵媚的坐在車廂儘頭的行李之上,彆說,老婆那製服穿在身上再加上這傾世容顏,誰能不動心呢?

自己老婆找自己進來乾什麼?不會是...........

正在【奪命紅桃Q】還在胡思亂想的時候,還冇有走出幾步,緊接著就“啪嘰”一聲倒在了地上,雖然大腦還處於清醒的狀態,可是身體卻已經不聽使喚了。

此刻他再不知道自己中招就傻到家了,是那個傢夥嗎?

一時間,吳華這個羞澀的少年出現在了他的腦海之中,他是誰?為什麼這麼做?

在【奪命紅桃Q】還在拚命抵抗濃烈睡意的時候,吳華已經走了進來,然後抱起了遠處一動不動的【腰斬負心漢】移動了起來。

他想乾什麼?老子和你拚了。

在強烈的憤怒之下,【奪命紅桃Q】竟然冇有立刻暈倒,可是他擔心的事情並冇有發生,不過卻發生了另外一件讓他感到恐懼的事情。

“撲通”

隨著一聲悶聲響起,原本口口聲聲叫著美女姐姐的少年竟然親手將這個千姿百媚的美人從視窗推了出去。火車還在高速運行,而被推出去的人下場可想而知了。

殺........殺人了?

在【奪命紅桃Q】恐懼的目光下,那個羞澀的少年已經轉過頭看了過來。

“現在...........該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