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千七百七十一章歸期未定

“準備的怎麼樣了?”

二龍關,趙天臨坐在貂皮鋪就的太師椅上,手裡端著一杯剛砌好的熱茶,冒著騰騰熱氣。

底下坐著兩個二十多歲的年輕人,一人名叫趙玉堂,另一人名叫趙雲寒,二人乃是趙天臨的忠實狗腿子。

趙玉堂生的油頭粉麵,一張秀臉簡直比女人還要清秀白淨,走在大馬路上,不知道有多少女人拋開媚眼,恨不得撲倒在他的華服之下。

除了模樣生的好看,那身段也是無可挑剔,七尺男兒,手持一把摺扇,嘴巴微張,輕聲說道:“一切準備妥當,隻等趙兄一聲令下。”

“哈哈哈哈,不愧是玉麵書生趙玉堂,冇想到連那個女人,都能拜倒在你的腳下。如果謝策知道,會不會憤而撞柱,氣死當場。”

趙天臨哈哈大笑,又看向旁邊的趙雲寒:“雲寒呀,我們這邊的人準備的咋樣了?”

趙玉寒站起身來,猶如黑熊一樣強壯的身體,雙手抱拳,恭敬的說道。

“放心,有老爺的吩咐,所有人都準備齊全,隨時可以出發。”

“好,天臨有二位相助,何愁大事不成。這次,裡應外合,勢必要將謝家扳倒,到時候,三星觀的女人,任憑二位挑選。”

“感謝趙兄。”

二人從趙天臨的房間出來,各自離開,趙玉堂徑直來到一處隱秘的院落,打開門,女人花枝招展的倚在他的懷裡:“玉公子,你怎麼纔來呀,可想死奴家了。”

趙玉堂一把抓在女人的屁股上,狠狠的擰了一把,說道:“去床上等著去。”

“討厭。”

女人扭著屁股離開了,趙玉堂聞著手指間的香味兒,來到院子角落裡,鐵絲圈起的籠子裡關著一隻通體白色的鴿子,渾身冇有一根雜毛,僅僅隻有拳頭大小。

“小傢夥,辛苦你了。”

趙玉堂將一顆白色丹藥喂進了鴿子嘴裡,又將一張紙條綁在了它的蹄子上,往上一扔,鴿子扇動著翅膀,在空中留下一道虛影,瞬間,便消失在雲層之中。

這種白鴿,十年八年才能培養出一隻,速度之快,即便是地仙境也不能追上,日行千裡,夜行八百。

二龍關到三星觀幾百裡的距離,也不過三個時辰就能到達。

鴿子在天空盤旋幾周,急轉直下,落在一處豪華的庭院裡,一個女人拿著一顆白色的丹藥,等鴿子落下,喂進了它的嘴裡。

女人拿下紙條,笑的格外開心,花枝招展的,連衣服落下都冇有發現,露出白~皙的胸脯,和一對修長的大腿,隱隱約約,似乎都能看見裡麵的風景。

牆頭之上,一個極其邋遢的男人盯著這一幕,鼻血流下來,掉在嘴裡都冇有發現。

白鴿一路飛起,朝來時的方向飛去,此刻,已經是下午時分,太陽漸漸往西邊落去,一處官道上,一輛諾大的馬車一步一步駛來,拉出長長的倒影。

龍辰不知道自己此行會不會順利,但是在這古武界之中已經呆了太久的時間了,此刻他隻想儘快解決這裡的所有的問題,然後趕緊回去!

想到家裡的那個女人,龍嘴角不由得露出一絲苦笑來!

“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