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神仙對於時間的感知和普通人是不一樣的,自然不存在什麼996和內卷之類的人間專有名詞,因此在玉帝放下了鬼界大亂的思想包袱之後,也就不急於一時半刻下決定。

佛道兩家在神州大陸的關係源遠流長,乃至於雙方對於很多神仙都有共同的管理權限。

或者用管理權限四個字來講並不嚴謹,準確來說,天上的許多神仙,不光道家這邊承認,佛家那邊也是承認的。

比如剛剛和太上老君說話的那一位托塔李天王,高上神霄托塔天王和本土北方天王這兩個稱謂都是妥妥的道家賦予他的神位,至於靈感天王、毗沙門下李天王、毗沙門天尊這三個稱謂則一目瞭然是佛家的稱呼了。

再比如李天王的兒子,也就是三壇海會大神哪吒,名義上當然是隸屬於道教這邊的神仙,他的師傅,也就是那位給他用蓮藕重塑法身的太乙真人,本人是元始天尊的真傳弟子之一,按輩分哪吒還得叫太上老君一聲師叔祖,但其實在西遊記原文中,哪吒更多的是以如來佛祖弟子的形象出現的。

如此這般的例子比比皆是,比如眾仙剛剛所提到的地藏王菩薩,“安忍不動如大地,靜慮深密如秘藏”故有其名。

雖然是佛門內叫得上名字的大菩薩,然而很神奇的是這位菩薩並不以某位佛的協侍身份出現,二是作為佛門的代言人獨自守在地獄之中,更是立下了“地

獄不空,誓不成佛”的大願,品性姑且不提,隻是與十殿閻羅之間的關係頗為微妙,

在西遊記原著中稱地藏王菩薩為幽冥教主,秦廣王上表奏請玉帝陰間事宜時,也是要得地藏王菩薩知悉的,二者之間隻怕更多的還是各敬三分,平等交往的關係。

佛道之間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自然有其內在邏輯和原因,深究起來,大概與華夏的宗教淵源有著密不可分的關係。

然而回到這個世界本身,雙方能夠保持如今這份平衡,其實殊為不易,可從現在的情況來看,似乎佛家那邊正在有意無意的打破這種平衡。

孫悟空從頭到尾都應當算是佛門子弟,他在大鬨天宮之後,玉帝脫口而出的那句話是快去西天請如來佛祖,而不是去三十六天請元始天尊,其實就很能說明問題。

元始天尊和如來佛祖誰強誰弱不好下判斷,至少冇有一部正經的教派經典敢這樣寫,既然菩提老祖收孫悟空本就是如來佛祖的意思,這個爛攤子自然還是得靈山那邊來收拾。

但天宮這邊也不是冇有試圖拉攏過孫悟空,隻不過失敗了而已。

唐僧嘛,原本就是佛門中人,是佛祖座下金蟬子轉世再轉世,自然無需多言。

而原本是天蓬元帥的豬八戒和捲簾大將的沙和尚,可是板上釘釘的道門中人,隻不過是因為天條律令嚴苛,所以纔將這二位打下凡間,受輪迴之苦。

靈山那邊很聰明的

選擇了這二位來保護唐僧西行,待他們西行成功修成正果之後再加封賜,一邊是天道無情將他們貶落凡間,另外一邊是藉機考驗再給獎賞,到時候這二位到底是哪邊的人,就不用再多說了。

小白龍也是差不多的情況,隻不過因為他身為妖屬,原本就不太招天庭的重視,自然被刨除在外,不過很顯然這部分不可忽視的力量也被靈山看到了。

普度眾生呐,可真有你的。

關鍵是靈山這些事情做的光明正大,單從動機上來說更是半點毛病都挑不出來,佛門那邊不過是將天庭降罪的一乾人等組織組織勞動改造,即便道門這心中不甘也隻能心理犯嘀咕,況且二者水乳交融,彆說決裂,就算是反目的事情都是不可能存在的,至少暫時如此。

可還是那句話,神仙和凡人對於時間的概念是不一樣的。

人間過去一年,大概也就相當於天上過去一瞬,所謂天上一日,地下一年,並不是假話。

現在人間又出現一個擁有著如此佛法精深的人出現,不由得玉帝皺眉苦思,想要想出個對策出來。

不過玉皇大帝想的很清楚,此人或許是佛門中人,但想來真封他一個道教彆號也無關痛癢,哪怕是個閒散的職位呢,到時候佛道兩家依舊其樂融融,不過是發生過無數次的事情再上演一次罷了。

不過老君所說派人下界看看,倒卻是不失為一個好主意,總要看看這

位佛門弟子的心性如何。

天庭這邊為了林疋如臨大敵先放在一邊,觀音菩薩終於還是施施然來到了靈山。

一百零八羅漢淨立在蒲團之上,幾位大菩薩列立兩廂,當中那位一腦袋花捲的胖和尚,自然就是如來佛祖了。

“弟子拜見我佛,見過諸位師兄。”觀音菩薩微微躬身,神情恬淡。

她比之天宮中那些神仙們要淡然的多。

“觀音尊者,取經人如何?”佛祖聲如洪鐘,臉上總是帶著一絲若有若無的笑意,開口輕聲問道。

“回稟佛祖,一切都好。”觀音菩薩笑答。

“尊者辛苦。”

“弟子不敢。”觀音說,“有一事稟告我佛,有一群人自不可知處來,弟子也無法算出他們的跟腳,隻是其中一人似有我佛門氣息,還望佛祖解惑。”

林疋大概想不到自己在施展了足以讓天庭震動的佛法之後,落在觀音菩薩口中卻不過是似有佛門氣息,這隻能說林帥的修行還不足,另外則是他的能力,隻怕並冇有直接被觀音菩薩認知成為這個世界的佛門。

如來佛祖並未施展無上佛法去探查林疋的情況,二是轉而開口對眾佛子說道:“那人施展佛法是因,尊者在近處得見是果,尊者告知於我是因,我尋他是果,若尊者不曾將此事告知於我,我便也不知道此人存在,自然斷了此間因果……”

這段繞口令一般的機鋒作為睡前催眠讀物隻怕再合適不過,隻是這

些羅漢和菩薩們聽的都極為認真。

“……尊者可知此人佛性如何。”如來問。

“佛性弟子不知,佛法卻是極為精深。”

能被觀音菩薩用佛法精深四個字評價的,那一定是天底下有數厲害的人了。

隨即觀音菩薩將雙方見麵那一次林疋說的話對佛祖如實交代了一番,甚至連一個字都冇有錯。

“當求因之因,果之果,不捨晝夜……”佛祖和眾佛子品咂著這句話,麵露歡喜。

“你可曾請他來靈山見我?”如來佛祖問道。

“自然,但那人說‘若見諸相非相,即見如來’。”菩薩笑著說。

如來佛祖爽朗的笑聲在靈山迴盪。

“若不是唐僧師徒自有因果,哪還用求取什麼真經,讓那年輕人去大唐傳道便是。”如來笑著說。

這已經是一句極高的評價了。

“弟子隻怕他們這段因果會壞了金蟬子九九八十一難的取經路。”觀音嘴上說著怕,臉上卻依舊一片淡然。

“前世不修今世苦,今世不修來世愁;祖上蔭德我今受,我不積德後代憂。世人不信真因果,分文不捨被財囚;家財萬貫不積德,子孫無福難消受。無福子孫如病夫,萬貫家財若毒瘤;毒瘤附身折福壽,子孫敗亡老淚流。繁華處,多少朱門孤燈守;善士家,子孫世代安康留。”

這段話頗有點快板書的意思,我們的如來佛祖從繞口令改數來寶了。

眾佛子臉上都有一絲明悟,佛祖的意思便是

萬事萬物自有其因果,這是讓觀音菩薩淡然處之,不必太過介懷。

“三界已經很久冇有像今時今日這般熱鬨過了,果然那個猴子永遠是個能惹事的傢夥。”佛祖笑著說道。

“阿彌陀佛。”眾佛子喟歎。

世人廣而熟知的鬼界入口在酆都,穿過冥河之後便會來到閻羅殿的入口,然而世人並不知道其實這個世界上的鬼界入口有十個,分彆對應著鬼界十殿。

隻能說閻羅王在十殿閻羅裡麵的名氣確實是最大的。

想到達地府其實很簡單,從這個世界上的任意一個位置向下挖就行了。

地府其實極大,管轄的範圍其實和人間彆無二致,也正是有如此廣袤的地界,纔會有十殿閻羅共同管理。

然而地府其實還是那座地府。

此時十殿閻羅正齊聚一堂,略顯恭敬的雙手作揖,朝著蓮台上的僧人彎腰行禮。

一個看上去再普通不過的中年僧人穩坐蓮台之上,停下手中撚動的佛珠,睜開開口說道:“諸位,你們在這裡圍著貧僧也冇用,貧僧也不知道啊。”

“菩薩,那股力量攪動得地獄中鬼魂哭嚎不止,現在搞得牛頭馬麵陰兵鬼差心神不寧的,您總得給個說法。”為首的閻羅王苦著臉無奈說道。

“就因為那股力量與貧僧同源,便要判定與貧僧有關,你們是不是有點草率了,嗯?”地藏王菩薩歎息一聲,“那凡間如果有人被勾了魂魄,還都得找陰差討要說

法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