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們世家是真有錢,護光鏡這種法寶都能隨便用。”張啟說道

李玉剛想說話就見張啟衝來,李玉想往後撤退,可已經晚了,隻聽耳邊傳來一道聲音

“已劍訣.輕擊”

一道看似毫無力道的劍刺向李玉的胸口。

叮,這一擊並冇有刺穿李玉的護光鏡。

這時候李玉右手似乎變為虎頭。

張啟看見李玉那似虎頭的右手感覺到了危機。

就在這時候李玉右手朝著張啟胸口襲來。

見狀,張啟手中劍分化出五把小劍圍繞在張啟身邊。

“虎撕手”

“已劍絕.五元守護”

李玉右手擊中五把小劍,發出一陣虎嘯,而張啟周圍的小劍顫抖但並未破碎。

張啟見狀迅速後退。

“張啟我這虎撕手感覺怎麼樣。”李玉得意道。

張啟搖頭道:“李玉,我今天就讓你嚐嚐真正的已劍訣。”

“已劍訣可以修煉到結丹,確實是一本強大的功法,不過那又如何,你尚未成就築基,想要擊碎我這護光鏡可不是怎麼容易。”李玉說道。

“那就讓你看看,已劍訣真正的力量。”張啟說道。

李玉見狀,右手拿出銅錢劍,隻見銅錢劍變成一枚枚銅錢散落在李玉四周潛入地下。

張啟看見並未阻止,而是右手持劍左手化劍劃過手中的劍,就在這時候這把劍光芒四射,從劍身中飛出無數把一模一樣的劍。

李玉冷汗直流的看見這一幕,心頭大驚他知道他不可能防下此擊,這時候李玉心頭誕生出了逃跑的想法。

可是已經晚了,當李玉回過神來,張啟的攻勢已經發動。

“已劍訣,萬殺”

張啟說完隻見萬劍鎖定了一般飛向李玉,這時候李玉已經被這股威壓鎖定無法移動。

飛劍靠近李玉身邊的時候,李玉腳下出現九枚銅錢,九枚銅錢死死的護在李玉身前,然而這九枚銅錢開始出現了破碎,而飛劍攻勢卻冇有絲毫減退。

轟隆!

叮!

濃煙四起,就在此時築基戰場許多人停下了手中的動作把目光投向了張啟和李玉的戰場,眾人見狀也投向了好奇的眼光。

濃煙散去,隻見張啟手持三尺長劍站立在原地,而李玉衣服破裂倒地不起。

李顯龍見狀馬上衝向李玉。

“乖孫,我的乖孫!!!堅持住我馬上就好了。”李顯龍一手抱著李玉一手拿出一枚丹藥急促的吼道。

如果有識貨的可以看出這是枚二階巔峰的丹藥。

李玉吃完丹藥臉色馬上好轉。

李玉睜眼看見李顯龍說道“爺爺”

“乖孫彆急,我這就替你報仇。”李顯龍說道。

李顯龍說完築基大圓滿的氣息朝著張啟爆發,就在這時候另一股築基大圓滿的氣息碰撞上,兩股碰撞的威壓使一些低階築基喘不過氣,而練氣直接跪倒在地。

“李顯龍你都多大了,還欺負後輩,我瞧不起你。”陸平從張啟身後緩緩走向前來說道。

李顯龍陰沉著臉看看向陸平說道:“比起張啟你應該考慮下已劍宗的處境,如果我冇有看錯的話已劍訣.萬殺不可能有這等威力,而且貴宗的已劍絕看樣子似乎和那個仙境有關吧。”

陸平平靜的說道:“已劍絕.萬殺能發揮出這等威力全是張啟手中的那把二階巔峰的法寶。”

李顯龍看向張啟手中的劍確實如路平所說。

“練氣拿二階巔峰武器,你陸平隻拿了二階高階武器,你們已劍宗還真是捨得。”

李顯龍剛想開口便聽見一道聲音,順著聲音望去,便看見王周和羊加,說話的正是王周。

王周來到李顯龍身邊看向張啟。

而羊加站在張啟前麵,看向王周和李顯龍。

......

湖洞外

孫刀再次睜開眼時,看向四周冇有看見沈夢行的身影,孫刀猛然起身警惕的看向四周。

過了一會,孫刀緩緩的退出了這片區域進入了一片草叢隨後消失不見。

“我這是在哪?”

沈夢行睜開雙眼,看向四周嘴裡說道。

沈夢行艱難的站起身來,身上的血腥味讓沈夢行難以忍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