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千一百五十七章我的擁抱呢

許相思擦著頭髮的動作放慢,認真想了想,蹙起細眉,“這個事情,我覺得......”

“我會不會又太強迫你了?”傅君擷生怕他又讓她覺得他太霸道,什麼事都不經過她的同意和允許。

所以,他趕緊又說,“要是你不願意,我可以等。”

等複婚後,他就可以明正言順如願以償的,抱著他心愛的女人睡了吧。

這個過程似乎有些煎熬,但為了不讓許相思覺得他改不掉那霸道的惡習,他願意等。

許相思也發現他確實變化挺大的。

“這麼尊重我的意願?”她挑眉看著他。

以前哪裡會尊重她和問她,直接霸王硬上弓再說。

傅君擷如實說,“我怕你討厭我。”

“我喜歡你現在的坦誠和紳士。”許相思笑了笑。

傅君擷發現自己好像找不到話題了。

好好的求婚計劃,又要延後了。

許相思給了傅君擷一個甜甜的微笑,“一切等我從歐洲回來後再說,先去睡覺吧,晚安。”

“看來今天晚上,我要獨守空房。”傅君擷聳了聳肩。

許相思皺眉,“獨守空房不是女人的專用嗎?”

傅君擷邁開半步,勾住她的腰,大掌落在她的腦後,帶她入懷,溫柔又紳士地吻了吻她的額頭,“晚安!”

說完,他剋製著自己對她的情感,轉身回房了。

許相思看著他紳士的背影,笑了。

那個清冷自持的傅君擷,好像變得越來越溫柔了。

是她喜歡的樣子。

如果一個男人為了自己,肯改變自己,是不是因為愛慘了她?

她忽然覺得,其實暗戀他的那些年,還有後來的那些苦與痛,都是值得的。

第二日許相思去了機場。

臨行前,傅君擷和朝朝知知,一起在機場送彆。

知知抱著許相思,萌萌大眼裡掛著捨不得的淚水,“媽媽,你要快去快回哦,寶寶會很想你的。”

“媽媽也會很想寶寶的。”許相思擦了擦知知的淚水,又吻了吻她的額頭,“你在家要乖哦,什麼事都要聽爸爸和哥哥的。”

說著,許相思又湊到知知的耳邊,小聲提醒,“要是爸爸和哥哥吵架,你要勸架哦。不要讓他們吵起來。”

傅知知朝哥哥和爸爸瞟了一眼。

確實哦,這兩個男的,有時候是要吵起來。

“放心!”知知也在許相思的耳邊,小聲說,“寶寶保證完成任務。”

“嗯,相信你。”

把知知放下來,許相思撫了撫朝朝的腦袋,“朝朝,媽媽不在的這幾天,你要開心哦,媽媽會每天給你打視頻的。”

朝朝把所有的捨不得,都壓在心底。

他現在是大孩子了,不能太依戀媽媽,隻淡淡地嗯了一聲,又說,“我會照顧好妹妹的。”

“和爸爸也要好好相處。”許相思吩咐。

朝朝又嗯了一聲。

傅君擷在旁邊說,“放心,我會照顧他的情緒的。”

“你別隻是嘴上說,彆一衝動就用你那一套管束兒子。”許相思瞪了他一眼。

他好整以暇,“遵命!保守完成任務。”

許相思還是放心不下朝朝,她最擔心的還是這個孩子。

小時候欠他太多,似乎怎麼彌補也不夠,“朝朝,來,媽媽抱一下。”

朝朝靠過去,輕輕地抱了一下許相思。

許相思卻非要把他抱起來。

朝朝有些害羞,“媽媽,我都10歲了。”

“十歲怎麼了。”許相思還是把朝朝抱起來,但朝朝太重,保能抱一下下就放了下來,“十歲也是我的大寶貝!”

朝朝心裡是滿足又欣慰的,媽媽永遠那麼愛他,但作為大男孩的他,早已經不好意思了,“媽媽,你快進去吧,要登機了。”

“好。”又囑咐了幾句,許相思才從傅君擷的手裡接過行李箱。

傅君擷看著要走,皺眉問,“這就完了?”

“什麼?”許相思問。

傅君擷不滿道,“臨走前,他們兩個都有擁抱,我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