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週後,依舊是那個出租屋裡,楊慕看著麵前四個玻璃瓶一臉便秘的表情。

這四個玻璃瓶裡都有著一些透明的液體,四瓶液體一模一樣,它們都是坑爹的‘口水藥劑’,冇錯自從楊慕第一天在魔法瓶裡收穫了一瓶口水藥劑以後,一連七天出現的都是同一種藥劑。

口水藥劑四連,這誰頂得住?

楊慕不知道前世自己是造了多少孽才導致自己的運氣差到這種程度,看看彆人家主角在小說裡呼風喚雨,自己呢?想想都心塞。

什麼什麼?你問楊慕為什麼對著四瓶口水藥劑發呆而不是在努力通過拯救大兵瑞恩任務世界?

當然是受到嚴重打擊嘍,楊慕此時在任務世界裡死亡的次數已經達到驚人的九百七十二次!冇錯這個數字和小喵預計的破千大關已經非常接近了,你說楊慕鬱悶不鬱悶。

就好像之前的槍械訓練完全是打了水漂,冇起到絲毫作用,進了任務世界該死還得死,特鬱悶,特真實。

當然槍械訓練也並不是冇有絲毫效果,經過了這九百多次的失敗楊慕積累了兩百二十點天能了,基本上每次進入任務世界都可以有些收穫,但是任務完成不了就無法開啟商城,這些天能光看著也不能讓自己變強啊,你說鬱悶不鬱悶?

鬱悶的事還冇完呢,楊慕這幾天是讓王棟幫自己喊到,自己窩在出租房裡專心過任務。

關於喊到這事,王棟這貨之前翹課和他女朋友約會時自己可冇少幫他,結果也不知怎麼的這事直接穿幫居然讓柳文馨知道了。

這下小辮子被人抓的死死的,也不知道班長大人有冇有和輔導員通氣,要是有那期末學分就不好說了。

哎,流年不利啊!

正在這時楊慕的手機響了,一看來電是王棟這廝,靠!連這點小事都辦不好你還有臉打電話來,楊慕強壓怒氣接通了電話。

“兄弟,有一個好訊息和一個壞訊息,想先聽哪個?”手機那端飄來王棟銀蕩的聲音。

“我想聽聽人話。”楊慕冷冷道。

“呃,那就先說壞訊息吧,你曆史期末考等著補考吧!”

“嗯”楊慕料到是這種情況,平靜的道。

“你彆誤會你掛科不是因為班長告狀,而是逢賭必輸突然來了一場什麼突擊測驗,放出話來了,說測驗不及格,期末等補考!你這不冇來嗎就掛了。”

“好吧”楊慕知道自己運氣又在作祟。

“不過你彆氣餒,班長她已經告訴我,明天等你回來以後會就這件事和你進行一番深入的探討,你看這不是在**裸的撩你嗎?兄弟你有福了哦。”

“撩我?可拉倒吧,什麼深入的探討,這些亂七八糟的形容詞是你自己加的吧,這不明擺著找我麻煩嗎?”

“怎麼不是撩!多少愛情的開始來源於找茬!正所謂一回生,兩回熟,兄弟你已經邁出了最艱難的第一步,剩下的就是愛情自有天意!”王棟激烈的反駁道。

“我靠,好口才啊,黑的愣是給你說成白的,可是我聽了這麼老半天,還是冇聽到一句人話,放心吧再和班長交流之前我會和小婭說說某人的光輝情史的,兄弟我祝你好運。”

“彆啊!兄弟我不是………”

楊慕也不等他把話說完,果斷掛了電話,轉眼看著手上那枚銅戒指,心裡是五味雜陳,又愛又恨。不過被王棟這麼一通電話心裡的鬱悶多多少少消了一點。

至於任務世界楊慕堅信能靠著自己通過,路程的艱辛滴,但是前途是光明滴,楊慕如此自我麻醉著,然後又操縱天書戒指進入任務世界。

跑跑跑,跟緊米勒,掩護隊友,楊慕對這個戰場是越來越熟悉了,行動間也越來越靈活。

這一次運氣不錯,楊慕順利的跟著米勒來到了第一片掩體裡,在前麵足有四挺重機槍在瘋狂的傾瀉火力。

“這裡誰的軍銜最高?”米勒上尉高聲喊道。

“是你,上尉!”一旁有人答道。

米勒聽了一愣,然後道:“好,明白了。聽著現在我們必須乾掉麵前的重機槍,接下來我們分成數個小組,兩兩一組,小組衝鋒時我們負責火力壓製,不論如何一定要拿下這些重機槍!”

米勒接下來開始點名分組,跟著他衝鋒的人絕大多數他都認識,等指到楊慕的時候,米勒上尉愣了一下問道:“你叫什麼名字?”

“幸運”楊慕隨口編了一個名字應付過去。

“幸運?”米勒很顯然冇聽過這種古怪的名字,隨後他隨口笑了笑道:“好的,幸運你和吉尼一組,你們是第三組。”

“好的,現在開始吧!一二三,火力壓製!第一組上!”隨著米勒上尉的一聲令下所有人立刻端槍向德軍開火,第一組兩人乘著槍聲快速向德軍跑去。

“停火!”楊慕聽到快速的退下彈夾,換上新的。

“第二組準備,一二三,火力壓製!”米勒上尉的大嗓門再次出聲,楊慕又隨著戰友開了一頓槍。

“第三組準備!”楊慕知道該自己上場了,連忙整整槍帶準備狂奔。

這時米勒趁著上子彈的空隙跟楊慕說了句:“幸運,願上帝保佑你。”楊慕給他回了一個OK的手勢。

“一二三,火力壓製!第三組上!”

楊慕聽到命令一馬當先,朝著德軍陣地飛奔而去,身後的吉尼也緊跟楊慕衝向德軍。

在衝鋒之前楊慕就已經想好了,前方有一小段倒塌的圍牆可以當做掩體,自己衝到那裡就有機會乾掉這些重機槍。

誰知道人算不如天算,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運氣再次起了作用,在衝鋒的路上楊慕居然一腳踩空了,跌了個狗吃屎,這時後麵的米勒一群人火力壓製已經暫時結束了,德軍的重機槍又突突了起來。

萬般無奈之下,楊慕就勢一滾趴在一片廢墟上,幸好這片廢墟是一個凹坑,正好是在德軍的射擊死角。

楊慕大著膽子探了探頭,發現這個凹坑斜對著德軍的一架重機槍,是個很不錯的射擊位置,楊慕連忙端槍瞄著那挺重機槍就是一頓射擊。

這裡距離重機槍不過百米左右,這要是射不中,楊慕可以找塊豆腐撞死了。

“擊殺納粹士兵一名,獲得一點天能。”美妙的聲音再度從楊慕的耳邊傳來。

仔細一看,自己殺的是重機槍的裝彈手,主槍手隻是被打傷了而已,看樣子還能繼續開槍,楊慕正打算補上一槍,突然看到自己的隊友吉尼來到了那處倒塌的圍牆邊。

隻見他拿出一枚手雷扔了出去,手榴彈劃過一道漂亮的弧線,正好落在被自己打傷的重機槍的工事裡,嘭的升起一陣煙塵,那裡絕對冇有人生還了。

正在這時後麵又傳來了一陣槍響,楊慕意識到這是第四小組開始衝鋒了,連忙站起身來,向著倒塌的圍牆方向飛奔。

子彈在楊慕邊嗖嗖飛過,突然楊慕隻覺得自己右耳一陣刺痛,腳下一頓,差點停了下來,但是他知道自己現在停下就是等死,當下咬緊牙關,幾步來到了圍牆後。

楊慕停下後第一件事就是摸摸自己的右耳,發現手上被沾的滿手是血,但感受一下聽力還在,而且刺痛也不是無法忍受,看來自己傷的並不是很重。

“夥計,傷的不重吧?”吉尼對著楊慕問道。

“冇事被蚊子咬了一口。”楊慕來了句美式幽默。

“那好,聽著夥計,前兩組已經乾掉了一挺機槍了,我剛剛也乾掉了一挺,但是剩下的重機槍位置都很刁鑽,我需要你的幫助。”

“好的,我應該怎麼做!”楊慕知道自己死的次數不少,但歸根結底還是一個戰場小白,這時候還是聽聽隊友的意見比較好。

“剩下的重機槍位置子彈很難打到,我們得試著把手雷扔進去,待會兒你和我一起扔手雷………”

“不不不,我扔的冇你準,你來扔手雷我給你火力支援”楊慕毫不猶豫解下腰間的三枚手雷,遞給吉尼。又道:“我彈夾不多了,分我幾個!”

吉尼點頭收了下手雷,同時又遞來了幾個彈夾,楊慕收下彈夾,子彈上膛。

“目標四點鐘方向的重機槍,夥計你開槍掩護我!一二三,開槍。”

楊慕一秒不敢停頓,瞄準射擊,飛快的把彈夾裡的八發子彈射了出去,隻看到一枚手雷直奔那處重機槍而去。

“回來”吉尼在自己身後大喊,楊慕連忙停止射擊,縮回圍牆掩體。

嘭的一聲,手雷爆了開來,楊慕探頭一看,手雷差了點準頭在外麵爆炸了,裡麵的德軍毫髮無傷。

“再來一次!”吉尼大喊。

楊慕會意端起槍來又是一頓火舌,與此同時,吉尼再度扔出一顆手雷,這時楊慕一個彈夾已經打完了,對麵重機槍又開始掃射起來,楊慕不得已退了回來,吉尼還想扔出第二顆手雷,結果手還冇舉起來就被一槍擊倒。

楊慕趕緊把已經打開保險的手雷扔走,又把吉尼拽回掩體。

嘭嘭,前方傳來一前一後兩聲巨響,楊慕探眼看去,第一枚扔出的手雷正中紅心,原先的重機槍那裡正冒著淡淡的青煙。

成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