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行,這樣不行!

楊慕看著眼前零零碎碎的靶子,搖頭否定著。自己前些日子靠著自己的摸索對打固定靶已經很有心得了,可是現在自己似乎到達了一個瓶頸。

那就是移動靶!

固定靶和移動靶差彆實在是太大了,楊慕運用自己摸索的射擊方法根本就不適用移動靶!自己控製靶子移動速度其實也並不是很快,但是就是這種平常的速度就讓楊慕傷透了腦筋。

槍口稍微移動幅度哪怕大了一點,動不動就是脫靶,能射中基本靠蒙的,尤其是楊慕有時候為了最大程度模擬戰場的環境,在跑動中快速射擊,靶子的數據更是難看。

楊慕苦思冥想卻冇能找到一個突破口,不知不覺已經過去了四天,加上練習固定靶時耗費的三天,現在楊慕已經在練功房呆了七天了,也就是說楊慕隻能呆在這裡三天了,時間緊迫啊。

可是越是著急越是出錯,楊慕的槍械訓練陷入停滯。

坐在地上,楊慕思來想去歸根結底是自己對槍太不瞭解了,自己又不是射擊天才哪裡能在十天時間裡做到彈無虛發呢?如果有個精通槍支的老師教我就好了!

哎等等!既然練功房裡的一切都可以靠意念控製,那麼我為什麼不試著用意念製造出一個老師呢?說做就做!

“創造一個精通加蘭德步槍的大師”楊慕在腦海如是想到。

念頭剛落,楊慕眼前逐漸凝聚出一個白色光人,漸漸的光人手中也凝聚出一把步槍來,仔細看不就是楊慕最熟悉的槍支嗎。

原來練功房是這樣玩的!自己到現在才認識到真是蠢的可以,白白浪費了七天時間。

那光人也不說話立刻就開始了射擊動作,楊慕對加蘭德步槍已經是相當熟悉了,此刻看到光人的動作豁然開朗,以前一些模棱兩可的地方得到了準確的指導,真可以說是一通百通。

楊慕看著眼前的光人,咧嘴一笑,自己有信心在剩餘的三天時間裡讓射擊技術再上一個台階了。

三天時間轉眼而逝,小喵在最後一天也是來到了練功房,卻看到楊慕雙手空空,一動不動的站著,闔著雙眼,似乎在冥想。

“小子,槍法練習的怎麼樣了,練功房的時間可是已經到了。”

楊慕聽到小喵的聲音睜開雙眼,平靜的說道:“時間到了嗎?”

“咦?這小子怎麼變了?”小喵一眼就看出了楊慕的不同。

以前的楊慕是一個平平淡淡的普通人,屬於丟到人群裡就看不見的那種,可眼前的這個楊慕,雖然還是一樣的五官,但是渾身上下都透露出一股名叫自信的東西。

這是槍械訓練的成果?小喵疑惑了。

“愣什麼神呢,走吧。”咦,看著小喵略顯疑惑的神情,突然嬉皮笑臉的問道:“怎麼樣是不是被我突然顯露的王八之氣震懾住了!”

好嘛,這貨的賤樣還是冇變。小喵暗自翻了個白眼,順帶把剛剛自己的想法丟到九霄雲外。

轉眼間一人一貓又來到了現實世界。

“小子,經過這十天的訓練是不是槍法是不是突飛猛進?過這種D級難度是不是手到擒來?”

嗯,突飛猛進,手到擒來………個屁。

楊慕很有自知之明,自己從來不是個天才,哪怕在最後三天自己找到了練功房正確的使用方法可還是不夠,時間不夠,悟性不夠,自己的槍法遠冇有到百發百中的程度。

但是和冇去練功房之前相比自己確實多了一些東西,那就是一種平常心,雖然短時間內自己冇法成為神槍手但是自己可以做到儘力開好每一槍,那個練功房裡的光人已經將射擊的彎彎繞繞交代的很清楚了,剩下的一切就看自己吧。

那麼開始吧

楊慕在心裡默唸,下一秒他再度來到了炮火隆隆的奧馬哈沙灘。

這是楊慕在拯救大兵瑞恩世界裡第三百三十一次嘗試,小喵這次難得冇去禍禍姑娘,而是跟著楊慕一起來到了這個任務世界。

在這裡經過這幾百次的失敗之後,楊慕多少總結出來了一些經驗,比如現在自己要立刻翻身下海,然後儘快衝到右前方的掩體裡,這樣可以最大限度的保命。

說做就做,楊慕毫不猶豫跳進海裡,劃著風騷的狗刨向岸邊遊去,不遠處的炮擊聲混合著子彈嗖嗖而過的聲音很是嚇人,不過這些對於楊慕來說已經麻木了。

他隻知道自己要拚命的遊,如果被子彈擊中那就隻能算自己倒黴,老老實實開始下一次嘗試吧。

終於楊慕踩上了沙灘,也成功的躲到了第一個掩體後,運氣不錯,楊慕在心裡淡淡的說道。

始終飄在楊慕身後的小喵道:“小子你在練功房訓練了十天怎麼還是這個慫樣,衝啊。”

楊慕自動過濾掉小喵的話,也忽略了一旁戰友“GO

GO”的指揮喊叫。他死死的盯著米勒上尉,手裡則把步槍緊了又緊,幾百次的失敗經驗告訴自己,要想活命,抱緊大腿。

終於米勒上尉帶著一幫人往前衝去,楊慕趕緊跟上去,迎接他們的一陣密過一陣的彈雨。

鐺的一聲響,楊慕頭盔中了一槍,幸好美帝頭盔質量過硬,楊慕這才避免了一槍爆頭的悲劇,可是這陣彈雨也讓楊慕硬生生的停住了,和米勒一群人也跑散了。

楊慕躲在一個掩體後,大歎倒黴,眼看追上米勒已經無望,算了,靠自己吧,我就不信了我一個實打實的主角離開NPC就活不下去了!

“以你的運氣我很懷疑哦。”小喵在一邊穩定補刀。

楊慕在戰場上快速前進,輾轉來到了一段倒塌的工事旁,眼看前麵冇有什麼好藏身的掩體了,楊慕連忙端起步槍準備開火。

他稍微的觀察了一下,麵前的火力點主要是三個堡壘裡重機槍,另外就是不遠處的山頭上零零散散的步兵。

指望自己能透過那個十幾公分的小孔射中堡壘裡的敵人那是想都彆想,自己的目標就是山頭那些散兵遊勇。

楊慕端起步槍,虛瞄著山頭上的德軍,一頓連發,果然一槍冇中,浮在身後的小喵不嫌事大的喝倒彩道:“好槍法!”

楊慕充耳不聞,熟練的換下彈夾,子彈上膛,又是一陣槍響,終於耳邊傳來一個無比悅耳的聲音:“擊殺納粹士兵一名,獲得一點天能!”

還來不及楊慕高興,德軍的火力突然開始重點照顧這邊,尤其是楊慕藏身的這個掩體更是槍聲不斷。

靠!楊慕知道這是自己超低的運氣值在作怪,隻能在心中罵上一句,然後默默低頭躲避炮火。

可是這火力也凶的太離譜了吧,就在剛剛一發炮彈就在楊慕身前不足兩米的地方爆炸,身前的掩體都被毀的七七八八,楊慕差點被埋了起來,他能做的隻能是儘力蜷縮起來。

此刻楊慕真想把世界上所有的好戰分子全都抓起來在自己現在這個位置上遛一遛,看看他們以後是不是還叫囂著要打仗了!

還有那些軍事指揮官,也都應該通通受受這個罪,尤其是指揮奧馬哈登陸戰的指揮官,直接去死好了,這場登陸戰之所以如此慘烈,歸根結底是因為冇有空中力量的支援。

那麼空中力量去哪了?真實的曆史原因是看錯座標了,戰機不知道去了哪個犄角旮旯,而這裡海灘上的德軍重火力冇有得到有效打擊,這些重火力怎樣消滅?用人命去填!

就是看錯座標這輕飄飄的四個字,有多少人命就因為這四個字埋葬在沙灘上。

再看看眼前的楊慕,被這彈雨壓的根本喘不過氣,靠,拚了!大不了掛了再來一次,楊慕被打出了真火。

也不管什麼中不中彈了,起身就是對著山頭的人影一頓突突,下一秒心口中彈,眼前一黑就被踢回了現實世界。

與此同時一道柔和的提示音再次從自己耳邊傳來:“擊殺納粹軍官一名獲得十點天能。”

我的天啊,在現實世界轉醒的楊慕看著倉庫裡十一點天能遲遲不敢相信這是真的。

“小子,你什麼時候轉運了!”

是啊,自己是什麼時候時來運轉的?是這本書改名字了?不對啊,作者這B在後麵還挖了一大堆坑等我跳呢,我怎麼可能突然間人品大爆發呢?

楊慕趕緊打開自己的屬性麵板,嗯,很好,幸運值一如既往的真實。

不是運氣問題,那難道是肌肉記憶?都說得打光一個小山的子彈才能培育出一位優秀的狙擊手,這樣喂子彈為的就是形成肌肉記憶,讓射擊成為你下意識的東西,而自己打出的子彈加起來七七八八也差不多能堆成一座小山了,熟能生巧,有了肌肉記憶也並不奇怪。

想到了合理的解釋,楊慕又看著這十一點天能陷入沉思,自己要不要繼續進入練功房,來個槍械訓練套餐呢?

很快楊慕就否決了這個想法,哪怕自己再和練功房裡的光人練上十天的槍,槍法恐怕也得不到什麼飛躍式的提升,性價比不高。

還有,未來用到天能的地方一定很多,這天能又這麼難弄,怎麼能不省著一點。

再一點,楊慕記得小喵說過槍械訓練隻是低級訓練,自己得為以後變強打好基礎啊攢天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