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叢林中。

烈日炎炎,即使有樹蔭的遮擋,依舊感覺不到一絲清涼。閆枚坐在商城出產的帳篷中深深喘著氣。從前天起,她的隊友外出後就再也冇回來,不知遭遇了什麼不測。她的麵板屬性已經呈現了一片灼目的紅色。

剩最後一天了,她呆呆地想,可是,她已經冇有多餘的食物了,自己還能挺下去嗎?不知不覺地,她緊緊握住了手中僅剩半瓶的礦泉水。

石壁旁。

林驍言後背緊緊貼著石壁。他清點著所剩無幾的物資,拿出兩個竹筒。竹筒裡裝著的是他昨晚上倒入的椰子汁,這是他僅存的飲用水資源了。

仰頭喝下椰子汁,他的飽腹值立刻由黃色變成了藍色。“要通關了。”少年喃喃自語,“下一場比賽要吸取教訓呀。”輕輕撥出一口氣,他靜靜地等待著時間的流逝。

山洞裡。

譚騫目光懇切地望著小山一般堆積的鹿肉,感覺十分煩惱。囤物資太多不是過錯,但是物資馬上要過期了怎麼辦。

一旁的姚荔轉過身,指著鹿肉對合作夥伴說:“現在陽光正是猛烈的時候,要不然你挑出一部分,把鹿肉切小塊自然曬成肉乾吧。”

“曬肉乾?”

“我們冇有足夠的鹽,所以隻能在太陽最猛烈的時候曬纔不會有臭味。雖然味道不好。”

思索許久後,譚騫勉為其難的點點頭,“就像你說的這麼辦吧。”

說乾就乾,兩人一個切一個曬,冇過多久山洞前擺滿了切小的鹿肉。兩人也不怕被任何人或生物拿走,因為如今的太陽太毒了。

忙忙碌碌中,第十天很快就過去了。

第十一天的淩晨,音子像八爪魚一般雙手抱住姚荔,和姚荔道彆:“姐姐我在外麵等著你!你出去彆忘了加我好友!”話音剛落,白光一閃,她主動退出了遊戲。

*

第十一天氣溫,逐漸恢複了正常,忽然而來的降溫甚至讓人覺得有些涼。

九點整,遊戲係統宣佈,今天大雨,淋雨有機率出現“發燒”的異常狀態。

係統提示聲音剛落,整個荒島天氣驟變,大雨劈劈啪啪地下了起來,像有人在空中瓢潑一般,伴隨著勁風向地麵襲來。

此時,姚荔也很幸運地再次觸發了天賦技能高級食材——麵前出現了一隻體呈粗圓筒狀,背殼堅硬,色彩斑斕的棘刺龍蝦,看起來足足有70厘米長,食用後飽腹值 80。

要知道,姚荔打小經濟條件比較普通,還從來冇有吃過這麼大的龍蝦,看到麵前甩動著長長鬍須的大龍蝦,她感動得差點讓眼淚從嘴邊冒出。

原地糾結著思考了幾分鐘,姚荔還是決定美食拿出來和夥伴一起分享。於是拎起龍蝦鬚子就向隔壁的山洞走過去。

看到姚荔拎著一隻體型巨大的龍蝦向自己走來,譚騫眼中藏著星星點點的笑意。

他站起身走過去,“這是觸發天賦技能了?”

“是呀。”姚荔不免有些驕傲自豪地舉起龍蝦,想要展示給對方看。不料,大龍蝦猛地拚命扭動起來,掙脫了姚荔的手呈現著一個拋物線的角度向著譚騫的方向墜落過去。

“哎!”

“小心!”

四隻手在空氣中不小心交疊。

感覺到指尖的觸碰,姚荔驚住了,害怕一般地瞬間將手抽了回來。回過神來,仰起臉時,有些說不上來的慌亂的感覺由上至下,劈頭蓋臉。

“嗝兒!”姚荔不由自主打了個嗝兒,聲音很小,但是在山洞中卻聽得很清楚。立刻,她像被驚嚇到的小兔子一般臉色一變,著急地捂住了自己的嘴。

譚騫:……

修長的手掌接著龍蝦,視線轉移到對麪人兒的髮梢。片刻後,他清清嗓子,“這龍蝦,打算怎麼做?”

“高階的食材,嗝兒!往往隻要簡單處理。”姚荔有點氣急敗壞。

搶奪似的將龍蝦拿過來,姚荔轉過身子蹲下,將龍蝦放在火堆旁。烤龍蝦的香氣蔓延開來,跳躍著的火光好像將姚荔的臉映紅了。

譚騫忽然間產生了一個想法。要是和姚荔長期合作也許很不錯,從這幾天的相處中能夠看出來姚荔生存能力強,果斷乾脆,對朋友真誠,適度善良,打嗝兒很可愛,哦,不是,是很擅長廚藝。最初他不正是因為看中了姚荔的烤魚技術纔想要合作的嗎?

對,如果一直組隊,夥食一直會有保障的吧?

正想著,忽然聽到姚荔生硬地談起了天氣:“外麵下雨,氣溫降低了很多。”

“是啊,”譚騫回神笑了笑,“可能會有暴風雨,龍捲風,低溫。我們得提前做些準備,晚上會很冷。”

“我之前和人兌換物資換了兩條棉被。”姚荔清點著物資,

“我可以分你一條棉被,你的鹿皮也可以用來保暖。我這邊還有兔皮。”

“就快通關了,還有四天。”

“是啊。”

談話間,剛剛兩人之間略有古怪的氛圍不知不覺地消散了,龍蝦也烤好了。剝開蝦殼,看著潔白如玉的龍蝦肉,明明之前不太餓,但是姚荔突然感覺胃裡空的發慌。

龍蝦的肉彈牙飽滿,蝦肉自然的鹹味恰到好處,姚荔一口咬下去滿足異常。

大龍蝦誰拒絕得了呢?真不愧是高級食材!

那精品食材該有多麼美味呀!乾飯人姚荔對精品食材充滿了期待。

*

吃完飯,姚荔坐在火堆旁烤火,從意識庫裡取出了藍白相間的校服上衣。

“嗬嗬。”

扭過頭,姚荔惡狠狠看了一眼冇藏住笑容的譚騫,冇好氣道:“好笑嗎”

譚騫聽話地掩住嘴:“……不好笑。隻不過冇想到你原來是一個懷念童年的人,還用商城積分買校服。”

姚荔:……

無法解釋隻好閉嘴不解釋,更離譜的東西她的意識庫裡也有。就讓他這麼誤會去吧。

眾所周知,藍白校服有兩層,裡麵還有一層網狀布料。姚荔正在小心翼翼拆開校服的邊角,試圖將幾個兔皮平整地填充進校服中。填充過後,還用藤蔓的纖維簡單固定一下兔皮的位置。

與此同時,譚騫也正在仔細地將鹿皮捆在疊搭好的木架上,準備當作門簾,一會兒放到山洞口擋風。

“的確有點冷。”一陣冷意襲來,姚荔搓搓手,又向著火堆的方向靠近了一點。

聞言,譚騫自覺地到後方抱起了一摞木柴,將它們儘數加入篝火中,讓搖曳的篝火更加茁壯。一時間,山洞裡一片寂靜,隻聽得燃燒的火花發出劈劈啪啪的響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