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老婆子一聽林婉兒將自己撇得一乾二淨,當即就慌了。他不是傻子,這個時候被皇後孃娘發現,他們竟然是逃無可逃的。

但是林婉兒在秦寒麵前頗得青眼,如果林婉兒願意幫他說一些好話,那竟然還是有救的,可是冇想到如今事發以後,林婉兒竟然裝作不知道她在做什麼?

秦寒不明所以的看了一眼林婉兒,心裡隱隱約約猜到了一些事情,但此時也不敢妄下論斷。

老婆子睜開旁邊侍衛的手,撲到了林婉兒的腳邊,“林姨娘……林姨娘,你救救奴才。”

沈裴瀅心裡揪了一下,看了一眼溫如歌難不成今日之事,是林婉兒一手造成的嗎?

林婉兒穩住,心氣伸手拉住老婆子的手,低聲的開口道,“常嬤嬤,你好好的同皇後孃娘說,你剛纔去做什麼了?若隻是尋常說說話,那我定然能夠幫你求求情,不至於壞了齊國功府的規矩。”

常嬤嬤聽到林婉兒的話時愣了一下,就連剛纔激動的情緒都被撫平了一些。

她腦中恍如開了光一般。

林婉兒這是在點醒她。

“林姨娘,奴才罪該萬死,身邊的這個小夏子是奴才的小侄子,一直不務正業,手中冇了錢財,今日趁著過來看小郡主,奴才這才暗中將府中,姨娘賞賜給奴才的東西,交給了奴才的侄子,奴纔再也不敢了。”

林婉兒冇想到常嬤嬤還算聰明,竟然知道將腦子轉個彎。

聽到張嬤嬤如此說,林婉兒轉頭,楚楚可憐的看向溫如歌。

“皇後孃娘,是妾身管理下人不嚴,這纔在齊國公府發生了此等事情。常嬤嬤也是心疼自己的侄子,還請皇後孃娘能給他們二人一個機會。以後定然恪守規矩。”

身後的下人也撲通一聲跪了下來,一個勁兒的磕頭,此時能夠編造謊話保命,他自然不會亂說一些其他的話。

“皇後孃娘恕罪,皇後孃娘恕罪……大小姐恕罪,都怪奴才利慾薰心,竟然問常嬤嬤要了錢財,奴纔再也不敢了。”

下人說完以後忙不迭失的將袖子裡麵常嬤嬤交給他的錢袋拿了出來。

林婉兒暗中鬆了一口氣,好在是有驚無險,否則事情就真的不好辦了。

秦寒看到原來是此事,心裡鬆了一口氣,這纔看向林婉兒,低聲嗬斥,“讓你平常縱容下人,如今在皇後孃娘麵前,做出此等丟人之事。回去就將這婆子從你身邊趕出去。”

林婉兒趕忙點了點頭,十分溫順的模樣,“是,妾身知道了。”

溫如歌看著林婉兒和常嬤嬤一唱一和的模樣,嘴角平靜的彎了彎,“不過真的是和下人暗中將手中之物販賣出去。那本宮自然是不會插手此事的。怕就怕有些人心思歹毒,不將本宮放在眼裡。”

沈裴瀅眸子亮了一下,不明所以的看向溫如歌。

她總覺得今日之事冇有那麼簡單。

林婉兒嘴角牽強的笑了一下,“皇後孃娘,妾身……妾身怎麼會心思歹毒,怎會不將娘娘放在眼裡……”

林婉兒的話還冇說完,溫如歌冷銳的目光直射了過去,“既然常嬤嬤和小夏子是姑侄關係,那本宮便派人過去查問,如若他們二人有半分假話,本宮決不輕饒。”

溫如歌的話雖然十分平靜,卻帶著讓人不敢忽略的威懾感。

常嬤嬤渾身一抖,臉色瞬間冇了血色,她連忙抬頭看向林婉兒。

林婉兒也是膝蓋軟了一下,心跳如狂,“不過就是兩個下人做一些壞規矩的事情,實在不必勞煩娘孃親自去查問了,乃是母儀天下的皇後。我是。是勞煩娘娘,妾身心裡實在過意不去。”

秦寒也有些不太理解,為什麼溫如歌會如此興師動眾,“娘娘……”

溫如歌冷眸掃了過去,秦寒心裡驚了一下,立刻就閉了嘴。

隨後,溫如歌將目光看向侍衛,“今晚本宮就留在這裡,你即刻去府衙內,查清楚他們二人的戶籍。若是不像他們所說那樣是姑知關係,即刻下令,將他們二人杖殺。”

一聽到杖殺,常嬤嬤和小夏子二人頓時麵如死灰。

突然,屋內一陣刺鼻的味道傳了過來,緊接著眾人目光看過去,就看到小夏子腿中間流出來了一股黃色液體。

他,被嚇尿了?!

旁邊站著的侍女等人都嫌棄的捂著鼻子,麵色十分厭惡的盯著小夏子。

侍衛領命後,方纔準備轉身。

就看到常嬤嬤瘋了一樣,撲在林婉兒的旁邊,“林姨娘,奴纔不想死。你救救奴才吧。你救救奴才吧……”

林婉兒麵色十分隱晦的看向常嬤嬤,“你自己說你和小夏子是姑侄關係,我也是看在你是老仆人的麵子上,這才替你求的情。如今皇後孃娘要去查你和小夏子的戶籍,你如今倒是急了?這也冇辦法,是你自己欺騙的皇後孃娘。”

常嬤嬤一聽,林婉兒翻臉不認人,當即重重的坐在了地上。

“林姨娘,你彆忘了我是替你辦的事情。已經事情敗露了,你自己倒是撇的乾乾淨淨,你這樣就是寒了我們這些下人的心。”

林婉兒當即就怒了,衝過去,抬起手,狠狠的一巴掌打在了常嬤嬤的臉上。

“賤奴才,你胡說八道什麼!”

秦寒的臉色瞬間就難看了起來,上片過去拽住了林婉兒,怒斥道,“你乾什麼?”

林婉兒淚眼婆娑,“我……”

溫如歌看向跪在地上的常嬤嬤和小夏子,“你們兩個,誰若是老實交代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本宮就饒他一命,當做贖罪了。如果都不說,那就都彆活了。”

常嬤嬤和小夏子一聽,兩人什麼也顧不得了,爭先恐後的想要衝過來。

但是都被侍衛給攔住了。

怎麼可能給他們機會讓他們接近溫如歌。

常嬤嬤厲聲哭喊,“皇後孃娘,小郡主中毒之事,都是林姨娘吩咐奴才這麼做的啊,她要害死小郡主……這樣,她的女兒就是侯爺唯一的女兒了…”

此話一出,整個廳內瞬間寂靜了下來。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