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來到客廳,葉思邈向詩浪說明瞭李小氣的情況。

詩浪皺了皺眉,開始給李小七檢查身體,越檢查就越疑惑:“灰色靈氣?這是什麼屬性的天人?”

天人是指覺醒了一種天賦能力的修者。一般來說,修者到了覺醒境會有一定概率覺醒一種屬性或特殊能力,前中後期覺醒的可能都有。

也有一些天纔會提前覺醒,但過了覺醒境之後,就再也冇有機會了,所以有的修者為了覺醒天賦能力會卡在這境界很久。

接著詩浪說道:“看靈氣程度,你居然十天就突破到通靈境巔峰,而且你的體質在這十天裡發生了脫胎換骨的變化。這太不可思議了,我從來冇聽說過這種情況。”

李小七也吃了一驚:“什麼?已經十天了嗎?以前從來冇我這種情況嗎”李小七現在更覺得自己這個秘密不能說了,不然不知道要惹出什麼事。

葉思邈聽到這話打趣李小七:“是啊,修煉無歲月,小師弟是不是感覺時間很快?”

李小七撓撓頭,他隻是暈過去了而已,並冇有什麼感覺。

詩浪搖搖頭:“你的情況很特殊,我去翻閱古籍看看。以後對外就說修煉了一種隱藏氣息的功法,不要告訴任何人,知道嗎?這是一種隱匿氣息的法器,你收著。”

李小七接過法器,是一個項鍊,五角星的樣子,黑黢黢的,入手溫潤,還能加快靈氣吸收。

李小七心裡有些感動,這個師父對自己確實很重視,冇有一點虛假,於是施禮道:“是,謝師父。”

“還有你,邈兒,切不可亂說。”詩浪又叮囑葉思邈。

葉思邈嘿嘿一笑:“是,師父,放心吧!”

詩浪點點頭,又看向李小七:“我剛剛看你對煉器很癡迷,想學嗎?”

李小七還冇回答,葉思邈就拍拍他的肩膀插話了:“小師弟,你要知道師父還從來冇教過任何人煉器,可不要錯過哦。”

詩浪也不知道為何看到李小七就有了傳授煉器術的想法,他自己都覺得奇怪。

李小七吃了一驚,冇想到師父這麼看重自己,於是再度向詩浪施禮:“弟子願意!”

詩浪高興地點點頭:“好,明天你就過來吧,為師明天開始教你。”

“是,弟子告退。”說完李小七轉身離去。

葉思邈也連忙告退,追上李小七一拍其肩膀:“小師弟可以啊,終於有人能繼承師父的衣缽了。”

李小七看著這活潑好動的葉思邈,再加上二人之間那種熟悉感,也不再拘謹,調侃道:“小師姐不曾學習煉器術嗎?是不是師父嫌你太笨了?”

葉思邈一巴掌拍在李小七後腦勺上:“哎呦,皮糙肉厚,好硬!”

隨後甩甩手,美目瞪著李小七:“你才笨呢,信不信打你哦!”說著又揚了揚秀拳,但想起剛纔李小七強硬的身體,又縮了回去。

李小七覺得這小師姐像個小老虎啊,不過凶的很可愛,笑嗬嗬道:“小師姐你真可愛,說完一溜煙跑了。”

回到天心洞,李小七感覺自己很奇怪,來到這裡之後,自己好像有了很多情緒,不再冷冰冰的了:“這就是有心的感覺嗎?”

李小七看著空無一物的練功房,回憶著最近發生的事,還是有點不敢相信,但感受著更強大的自己,又不得不信:“不知道凡間的武功還能不能用?先試一下。”

說著,李小七就演練了起來。

隨後,李小七發現凡間的武功不僅還可以用,而且威力比以前還大了不少,隻是發力由內力改成了靈氣。

翌日,李小七一大早就來到了山頂的雲滄洞。

詩浪正在打坐,聽到李小七的腳步聲,便徐徐睜開了眼。

李小七上前施了一禮:“拜見師父。”

“坐吧。”詩浪讓李小七坐下,然後在後麵書架上找了一本《煉器百解》遞給李小七:“這是我關於煉器的一些經驗,還有一些常識,你拿著好好研讀參悟。”

李小七雙手接過書籍:“謝師父。”

詩浪點點頭,開口講解:“廣義的煉器不僅僅是打造兵器,還包括傀儡打造、陣盤煉製、玉牌製作等等,涵蓋十分廣泛,因此煉器師需要具備的知識也十分龐雜,這些以後你要多多積累。”

“是,師父,弟子謹記。”李小七回答道。

詩浪點點頭,繼續講:“天外天的兵器分為四個品階,從高到低分彆是天、地、玄、黃四階,每階分九品,一品最差,九品最好。據說還有神器和仙器,但從來冇人見過,也冇有人能夠打造出來。你現在要做的,就是先成為黃品煉器師。”

“跟我來吧。”說完,詩浪便領著李小七來到了煉器室,打開了地火:“我先給你演示一遍,你注意觀察。”說著,詩浪就鍛造了起來。

詩浪一邊煉器一邊給李小七講解,比如不同材料的融點、材料的融化融合過程、材料的取捨用量、符文的類型和組合等等。

一個時辰後,一把寒光閃閃的法劍就成了,這種最簡單的法劍殺傷力都要比凡間的武器大得多,也更結實、鋒利和輕盈,適合剛開始修煉的人用。

“看清楚了嗎?”詩浪問道。

李小七回答:“看清楚了,我試試!”

“好,莫要心急,煉器切記心平氣和,集中精神,不要有雜念,不要把煉器當成一種職業,你要用心去瞭解它、喜歡它、享受它,並樂在其中。”

李小七點點頭,便按照詩浪的方法製作起來。雖然選材取捨不精準、鍛造手法生澀……但六個時辰後,李小七還是鍛造出了一把劍,雖然黯淡無光,品質也不怎麼樣,但總的來說成功了。

“不錯不錯,第一次就成功了,要知道我做學徒時第一次嘗試就把材料完全練廢了。”儘管李小七的鍛造過程有很多缺陷,但詩浪知道這個時候應該給予更多的鼓勵,煉器學徒能一次成功的,鳳毛麟角。

“這本《煉器百解》你仔細研讀,對於你的煉器術提升很有幫助。但不要一味地模仿,每個人對於煉器的理解不同,最終你還是要走出適合你自己的路,你很有天分,多多努力,有問題就找我。”

李小七施禮:“是,師父。”

詩浪欣慰地拍了拍李小七的肩膀,消失不見。

李小七平複下心情,調整好狀態,開始第二次煉器。遺憾的是,第二次居然失敗了,完全煉廢了。

李小七覆盤了整個過程,對比《煉器百解》找出錯誤之處,吸取教訓,然後開始第三次、第四次……

半個月後,李小七終於煉製出了黃階一品兵器,李小七看著手裡的劍,有了更多的動力,於是又繼續投入到煉器中。

後來,李小七從葉思邈那裡知道門派裡會有一些煉器方麵的任務,於是打聽到任務殿的位置後,他開始藉著煉器做任務。一來可以賺取一些門派貢獻,二來可以提高煉器術。

漸漸地,李小七幾乎橫掃了任務殿裡所有的中低階煉器任務,而羽化穀眾多弟子也都知道了門派裡新出了一個煉器狂魔。

對於這個煉器狂魔,大家的印象是瘋了,如此瘋狂地煉器,簡直殘忍,對自己也太狠了,這是玩命兒啊。

李小七從學習煉器開始,除了接任務,就一直在煉器室煉器,衣服破破爛爛,臉上黑漆漆,頭髮亂糟糟,像個逃荒的難民,有時候來接任務時手裡還拿著鍛造錘。

李小七對於煉器似乎有一種執著與瘋狂,雖然不修邊幅了點,但對於這樣的李小七詩浪是欣慰和高興,葉思邈則是佩服。

當然,如此瘋狂地接任務,也難免會得罪一些人,畢竟偌大的羽化穀不止他一個煉器師。

一次,李小七去接一個八級任務,門派裡有一個叫鐵哲茂的玄階煉器師也要接這個任務,但被李小七搶了,他看李小七年紀小,就上去找茬。

鐵哲茂來到李小七麵前,指著任務視窗,滿眼威脅地對著李小七開口:“喂,把任務讓給我!”

李小七瞟了一眼這人,肥肥壯壯的,三十多歲的年紀,眼睛一瞪:“憑什麼?”

鐵哲茂揮了揮拳頭:“怎麼,不服氣,憑這個夠不夠?”

李小七二話不說,直接掄起鍛造錘砸在鐵哲茂拳頭上,淡淡開口:“不夠!”說完又是一錘砸在鐵哲茂胸口,將其打飛,鐵哲茂在空中吐著血劃過一道弧線,落地後就暈了過去。

周圍人看這邊打起來了,趕緊退到遠處:“怎麼回事,怎麼打起來了?”

“好像是鐵哲茂想搶這個狂魔的煉器任務。”

“真是人狠話不多啊!找這種瘋魔的人麻煩,真是壽星老上吊嫌命長!”

李小七卻冇理會,接了任務就走了。留下眾人在原地驚歎議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