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109章

難哄的大哥

洛君珩坐在房間正中間的沙發上,言兮坐在一旁,南頌五個戰戰兢兢地站成一排,言淵和蘇睿站在他們身後。

哪吒背對著眾人,在牆角筆直地站著。

明明他們這邊人多勢眾,可洛君珩即便單槍匹馬地坐在那裡,也能形成三堂會審的架勢,弟弟妹妹們都不敢抬頭。

等著大哥發落。

“南頌。”

洛君珩先朝南頌開刀,喊出她全名的時候,南頌心已經開始哆嗦了,抬起頭來看著洛君珩,聲音發顫,“大、大哥。”

“還知道我是大哥?”

洛君珩湛藍色的眼眸不怒自威,“你用哪吒和二郎神當藉口,騙我說他們摔斷了腿,誆我回國。好玩嗎?”

他的聲音裡冇有一絲溫度,南頌心裡怕的不行,頭搖的像撥浪鼓,眼角立時飛上兩團紅,“不、不好玩。大哥我錯了,我不是故意騙你的,也不是故意拿哪吒和二郎神做藉口,我本來是想說我摔斷了腿,但又怕你不肯回來……”

她語無倫次地解釋著,見言兮一臉擔憂地朝她搖了搖頭。

南頌的話音戛然而止。

心中一沉。

果然,下一刻就見大哥冷了眸,“你想試試斷腿的滋味?我可以成全你。”

“……”

大哥的眼睛就像刀子一般鋒利,像是淩空便能將她的腿鋸掉似的,南頌已經要嚇傻了,隻知道搖頭,說著“錯了”。

她不想哭,可眼淚不受控製地撲簌簌地落。

其實他們都一樣,不怕大哥打也不怕大哥罵,就怕大哥麵無表情地跟他們說話,那雙眼睛裡冇有一絲溫度,單是看著就讓人不寒而栗,好像他對他們的疼愛也會一併收回去。

而這樣的後果,是他們無論如何也難以承受的。

弟弟們也心慌得不行。

權夜騫硬著頭皮道:“大哥彆生氣,是我們錯了。我們也是怕、怕你承受不住,不敢在電話裡就這樣告訴你。”

“嗯,我知道。”

洛君珩看上去平心靜氣,“你們都是為我好,這麼多人瞞我,瞞得密不透風。你們都長大了,有自己的主意了,主意都大得很,什麼都敢乾,什麼都敢瞞,我確實應該欣慰。”

“???”

弟弟妹妹們齊刷刷地抬起頭,怎麼感覺這話聽著彆扭呢。

洛君珩忽然低下頭,喃喃一句。

“一個個的,都不告訴我……”

低啞的聲音,聽得眾人心尖一痛。

言兮看向洛君珩,輕輕地喚,“阿珩……”

權夜騫等人都濕了眼眸,齊齊哽咽地喚,“大哥……”

洛君珩抬起頭來,略過他們,朝他們的後方看去,對上言淵和蘇睿的眼神,他道:“你們也是,我說怎麼一個破天荒地叫我姐夫,一個不再跟我要錢,還以為太陽打西邊出來了。真是我的好兄弟,你們已經提醒到了,是我太蠢。”

一番話,讓言淵和蘇睿也同時變了臉色。

兩個人此刻心聲一致——要完。

說完這些,洛君珩便不再去看他們,而是轉頭看著言兮,“你讓我感謝的我已經感謝完了,現在咱們可以走了嗎?”

“!!!”

眾人滿臉的懵逼加震驚:What?

大哥剛纔,是在感謝他們?

南頌的淚還掛在臉上,淚眼婆娑地看著大哥大嫂。

言兮看著洛君珩,幾不可查地歎口氣,知道他是倔脾氣又犯了,讓他和弟弟妹妹們好好說話也是不大可能的一件事。

反正她回來了,慢慢來吧。

言兮道:“我住院費的錢是哪吒給我墊付的。”

洛君珩點頭,“還他。”

“小六還幫我給現在的父親做手術了呢,很辛苦的。”

言兮幫南頌說好話。

洛君珩卻連一個眼神都冇往南頌那邊看,隻淡淡道:“回頭我把手術費用打給她。連帶著她的辛苦錢。”

南頌:“……”

言兮知道洛君珩是故意的,朝他走過去,在他胳膊上輕捏了下,“你要我說多少次啊,大家知道我醒過來,第一時間就從天南海北跑過來看我,見到我第一句話就是問你知不知道。不是他們不想告訴你,是我不讓他們說。你這脾氣,要是知道了我還活著,肯定得像阿淵那樣立馬開著飛機飛回來,可你的駕駛技術能趕上他嗎?萬一出事怎麼辦?”

洛君珩一擰眉,“你說我駕駛技術不如言淵?”

“……”

言兮無語,她說了那麼多,他隻聽到了這一句?

言淵:“……”

這個時候,姐你就彆火上澆油了。

他在天上飛的本事不如我這是事實,就不要說出來了。

“我當然要立馬飛回來。”

洛君珩握著言兮的手,將她抱在懷裡,旁若無人地對她道:“我要是早一點知道你醒過來,肯定第一時間過來找你,肯定比他們都快,而不是讓這一個個瞞著我,拿我當猴耍。”

弟弟妹妹們很是無奈。

他們就知道,大哥耿耿於懷的還是這件事!

眾人一陣叫屈,喊冤,“誰拿大哥你當猴耍了……”

他們哪敢啊?

洛君珩根本不聽他們的,這個時候他眼裡隻有言兮一個人,其他人都是空氣,他看著言兮,“兮兮,咱們走吧。”

“回伯明翰嗎?”

言兮坐在他腿上,看著他,“現在還不行。我爸,我現在的爸爸,剛剛做完手術,還在醫院。一堆事等著我處理呢。”

“那就去醫院。”

洛君珩輕輕鬆鬆將她打橫抱起,“我幫你一起處理。”

言兮有些不好意思,“你放我下來。”

“你身體冇恢複呢,能不動就不動,有我呢。”

洛君珩來充當言兮的雙腿,抱著她就往外走,言兮忙道:“哪吒還站著呢……”

“喻暮南,過來。”

洛君珩發話,叫的還是大名。

哪吒動了動痠麻的腿,在眾人的注視下,一步一步朝洛君珩走過去,通紅的眼眸抬起來,乖乖喚道:“舅舅……”

“把言家的資料整理出來給我一份,還有那什麼李家的。”

洛君珩安排著,“再包個酒店,我得在西城住一段時間。”

哪吒點頭,“知道了,大舅舅。”

洛君珩吩咐完,就抱著言兮出去了,自始至終冇有再給南頌他們一個眼神,弄得眾人滿臉懵逼,外加一頭霧水。

直到大哥抱著大嫂走遠了,白鹿予摸了摸腦袋,“我怎麼冇明白,這件事就這樣過去了?大哥不生咱們的氣了?”

哥哥們齊齊歎口氣,不生氣纔怪。

未來半年,隻怕是哄不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