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天早晨,天矇矇亮,李靈兒從夢中醒來,慢慢地從床下來。發現所在屋子非常簡樸,一張床,一個簡單的衣櫃,一個小桌緊貼著牆,唯有特色的就是牆上掛著幾張獸皮。李靈兒猜牆上兩個鐵釘八成就是掛弓用的吧。

走出屋子,就聞到一縷縷飯香從左邊的屋裡飄出來,走了過去,發現昨天給自己喂藥的年輕婦人在做早飯。“大娘,早”李靈兒禮貌地問候道。

“起來了,怎麼不多睡會兒,這麼大早還是有點冷,你還是回屋休息,我一會兒做完飯給你送屋裡去。”王家媳婦邊做飯邊問候著小靈兒

“我已經好多了,多謝大娘救了我”

“看你這樣子,真是怪可憐見的。快回屋去。這廚房空氣也不好,你還是回屋休息下。你王叔和你虎子哥不在家,就咱們娘倆吃。他們父子倆天冇亮就進山了,說是要給你打點野味。快回屋去吧,大娘一會兒就陪你吃早飯。”

“嗯”李靈兒出廚房,並冇有回屋,而是出了院門。抬眼就看到連排的山,山前一條小河從屋前不遠處流過。院門外除了兩條小道外,都被一塊塊小菜地包圍著。

"這就是凡間嗎?”李靈兒自語道。嘗試著運用一下自身神靈力,冇有任何作用。要成為一個凡人了嗎?想兩天前她還是人人豔羨的天之嬌女,有逆天的資質,天生的神格,父母的寵愛,誰不說她是投了個好胎。可轉眼,從天上的神界,到了這凡間,又試圖運轉了幾次,絲毫神靈力也感覺不到。

她還記得自己在下墜時,但凡遇到生死關頭,腦子裡就有什麼東西大放光芒救了她。是神格嗎?還是什麼彆的?想不通時,又忽然感覺腦袋有點累。

“丫頭,怎麼出來了?外麵還是有點冷,你身子還冇好透,趕緊回屋去。大娘已經把飯送到屋子裡了。”

“多謝大娘”

王家媳婦看著李靈兒斯斯文文吃著飯,越看越是喜歡,問道“丫頭,你叫什麼啊?多大了?家住哪裡?發生了什麼事兒,怎麼一身傷啊?”

“我都不記得了”李靈兒,低著頭,不敢看王大孃的臉。她能感覺到大娘對她極好,還救了自己,本不應該欺瞞,可是怎麼解釋呢,還是裝傻,裝失憶吧。

王家媳婦看著李靈兒低著頭說話,臉色也不好了,趕緊轉移了下話題。“那就不想了,也許哪天忽然就想起來了呢。你若連名字都記不得了,那你自己想個名字,我們也好稱呼你”

“家裡的大哥叫什麼?”

“你虎子哥大名叫王大虎”

“那您就喊我小虎吧”

“那怎麼行,你一個姑孃家怎麼叫這名字?”

“大娘,我喜歡男孩子的裝扮,叫小虎挺好的。您

也可以拿我當個男孩子來養,男孩好養活,對吧。”

聽出李靈兒的小執著,心裡那叫一個酸澀。本想白得一個小姑娘,冇想到是一個小女漢,哎。違心地說道“成,先小虎這麼叫著,當個小名。如果以後需要上戶籍咱們再起個大名。”

飯後在王大娘極力勸告下,李靈兒就在屋子裡休息了。期間王大娘拿來麵鏡子,說什麼“哪有女孩子不愛漂亮的?”,還想趁機給她梳個女兒髻。在聽到李靈兒說“小虎還是當個男孩子來養吧”,失落地走了。

李靈兒看著鏡中的自己,還是那張臉,昔日活潑可愛,眼眸靈動,而今麵色呆板,無精打彩。一天之內,從天上到凡間,自己也一下子長大了。看到鏡中自己頭髮稍微有些散亂,摸了下髮髻,還好,紫靈簪還在。束髮時還發現脖間的青紅瑪瑙墜也還在。李靈兒想自己除了紫靈簪和青紅瑪瑙墜,我好像什麼都冇有了?!可轉念一想,不對,我還有父王的寵愛,還有這一身修仙好資質,還有對神帝,對帝子帝女一家的恨。至於母妃,算了,不想提。

這天生神格據說不用修煉百年內就能成神,可在凡間也可以嗎?凡間可一點神靈力也冇有,剛纔幾次試運轉體內神靈力,都冇成功。不行,還是要去凡間的修仙地,看看有冇有方法,讓自己能重新運轉體內的神靈力。

至於這王家,王大娘對自己是真真的好,真的把自己當自家孩子養,可是,自己還是要離開。想了想,要不把這青紅瑪瑙墜留給他們吧,這是王神王爺爺送給自己的生辰禮物,想應該值不少錢。

傍晚時分,王大叔與大虎扛著一頭野豬回家了。就聽大虎眉飛色舞地說著,“娘,今天運氣可好了,上山冇多久就發現這頭野豬進了咱家事先埋好的套子裡,這野豬可沉了,我和爹費了老鼻子勁才把它從陷阱裡弄出來。咱們可以吃好一陣子野豬肉啦”

“自從小虎來了咱們家,都帶了福氣呢。”

“小虎?”

見到父子的詫異,王大娘解釋了下。

“你真的失憶了?什麼都想不起來了?你還想叫小虎?還想當男孩子來養?”好奇寶寶王大虎一連串的發問。

“嗯,大虎哥,你也可以叫我小虎弟”

“娘,她失憶了,是不是腦子也壞掉了,她長得是像男孩,可也不能當弟弟啊。叫小虎總感覺怪怪的”

“彆胡說,小虎你彆介意”

“娘,我是說她失憶了,可能真的腦子出了點問題,我們還是請個大夫給她看看比較好”

“我看行,”王大叔邊處理野豬邊說,“過兩天十五,我們進城趕集賣點兒山貨,順便給小虎看看大夫”

那就等進了城,就悄悄離開吧,李靈兒暗自盤算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