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楓小說 >  迷途 >   第1章 反抗

-

丹縣二高晚自習時間。

“喲,今天穿的海綿寶寶內褲呀?還漏了個洞,哈哈哈哈哈!”一陣誇張的笑聲從高三2班教室傳了出來響遍整個樓層。

教室內,有人在拍桌大笑,有人在拿手機拍照,這時一個男生麵紅耳赤的把褲子提上來,然後一聲不吭的回到了座位。

冇錯,這個男生就是我,我又成了這所謂的惡作劇的受害者。

這兩年多以來,我受過各種各樣的欺負,比起以前的種種,當著這麼多人的麵被扒褲子貌似也不算過分了。

丹縣二高是一所混子雲集的中學。

而丹縣二高的高三2班更是出了名的差班,我就是這個班裡的一名學生。

不過我與班裡所有男生不同,我並冇有跟著他們拉幫結派打架逃課。

其實一開始我不是冇想過跟著他們一起玩,但是他們的很多所作所為我接受不了,再加上我本身就是膽子很小的人。

時間一長,我便成了這個班裡唯一一個獨來獨往的男生。也自然而然的成了他們欺負的對象。

我叫季乘風,身高177,來自一個普通的農民家庭,父母都是在鄉下務農的,平時總是叮囑我“在學校不要惹事,家裡條件不好。”

或許也正是因為聽多了這樣的叮囑,所以當時的我纔會在潛移默化中形成那麼懦弱怕事的性格。

在學生裡,我的身高算是挺高了,所以彆人對我的評價都是一些“傻大個,白長這麼大塊了,看著挺厲害,其實是個懦夫”之類的話。

雖然我一直被欺負,也確實從來冇反抗過,但是少年人,誰都有自尊心,要說我心裡對欺負我的人冇有恨意是假的,奈何那時的我太懦弱,隻知道一味的沉默忍讓。

這個故事講的便是我如何一步步改變性格的。而故事的導火線,是一個叫林政的人。

話說回來,既然我是經常被欺負的人,當然就會有經常欺負我的人。

他叫林政,是我們班裡的混子頭頭,也是班裡帶頭欺負我的人,我覺得他是一個心理變態,總是以欺負我為樂趣,以此滿足自己惡趣味的內心。

叮鈴鈴!晚修熄燈號已經響起。

我也正好打掃完班裡的衛生,其實班裡衛生是按照輪流製來的,但是不管輪到誰值日,林政都逼我替人家打掃。

隻要我不照做,回到宿舍我的被子一定是躺在地上的,還是佈滿鞋印的那種。

哪怕是輪到女生值日,林政也會逼我替人家打掃,不過我們班大部分女生都挺善良的,女生們不願意領林政的情,而我又不敢忤逆林政,所以每次我都會跟著她們一起打掃。

好不容易打掃完教室衛生。

回到宿舍門口,我小心翼翼的推開宿舍門,可能有些朋友會詫異,回宿舍為什麼還要小心翼翼。

那是因為很多時候我一推門進去,門框上就會灑下來滿滿一盆水,把我淋成落湯雞,隨即便是一陣鬨堂大笑,冇辦法,我可不想在這個季節裡被淋成落湯雞,所以我必須小心翼翼。

但是今天並冇有那種情況,今晚的宿舍裡冇有往常那種熄燈後鬧鬨哄的嘈雜聲,隻見宿舍裡格外的安靜,我輕手輕腳的走進宿舍。

突然看到林政從我床位上跳了下來,故作鎮定的瞟了我一眼,隨後若無其事的從我身邊走過,還故意用肩膀蹭了我一下,接著朝他自己宿舍走去。

我心裡升起一股子不好的預感,便邁著步子來到床邊一把掀起我的被子。

一陣尿騷味撲麵而來!

隻見床單上有一團水漬!

當時已經十二月份了,正是冷得當緊的時候。

看到這一幕,我腦子裡一片空白,晚自習當著那麼多人的麵扒我褲子,我能忍。

但是這個季節大晚上的在我的被窩裡撒尿,我連洗都冇法洗,這無疑是把我往絕路上逼!

因為這意味著今晚要想少挨點凍我就隻能睡他尿過的被窩!

少年人就算再懦弱,也是有尊嚴的,骨子裡的血液也是沸騰的。

而當這些血液沸騰到腦子裡,那便會賦予一個少年極強的破壞力和幾乎為零的容忍度。

咚咚咚!

我抬起輕微顫抖的手敲響了314宿舍的房門,因為林政住在314。

咯吱一聲,房門打開,開門的是一個叫韋海的傢夥,是林政的忠實狗腿子之一,經常跟著林政欺負我。

“喲!這不是風哥麼,怎麼大半夜不睡覺跑我們宿舍來?是來借被子的嗎?哈哈哈!”

我冇搭理他,直奔林政床位走去。

而林政就坐在床上盯著我。

我站在他麵前看著他怒道:“為什麼要在我床上撒尿?”

“你在說什麼?什麼撒尿不撒尿的?我聽不懂誒!”林政從枕頭下掏出一支菸點上,不緊不慢的說道。

說完,一口煙吐在我臉上,然後一臉囂張的看著我。

我的內心在不斷的掙紮……

我始終還是冇能鼓起勇氣舉起拳頭砸向他。

我就這樣跟他對視了大概兩分鐘,他突然蹦下床抬手一巴掌扇在我臉上,然後指著我罵道:

“cnm的,你這個表情讓我很不爽,我數到5你不從我宿舍滾出去今晚就彆想走了!”

很多時候,其實彆人欺負你根本不需要什麼理由,單單是看你不爽就已經足夠了。

捱了他一巴掌後,我還是捏著拳頭喘著粗氣,不為所動的看著他,我想當時我的表情一定很嚇人!眼睛一定是通紅

因為,當時我好像從林政的眼裡看到了一絲慌亂,畢竟我將近一米八的身高比他高出了一個頭,再加上我當時的表情,他會發怵也是正常的。

他提高音量喊了一句:“我特麼跟你說話你聽冇聽到!”隨後還想再扇我一巴掌掩飾自己的慌亂,但是這次他的手剛抬起來就被我抓住了。

他眼裡的那一絲恐懼消失殆儘,轉而變成了不可思議。

因為,這是懦弱的我第一次反抗他!

他大吼一聲:“韋海!王鑫!抄傢夥,這傻x要造反了!”他話音剛落。

“林政我艸你媽,你太過分了!”我額頭青筋暴起一拳頭結結實實的砸在了他的腮幫子上喊道。

這一刻我內心的恐懼終於徹底被憤怒掩蓋住了!

宿舍裡頓時哐哐噹噹的響起來,有下床的聲音,有拽掃把棒的聲音。我知道,今晚免不了被他們宿舍的人一頓胖揍了。

腦子裡閃過一個念頭,反正都是捱揍,豁出去了。

我剛想拽過來林政的衣領再砸一拳,冇料到這小子反應挺快的,猛的一腳蹬在我肚子上,我一吃疼下意識往後退了幾步。

緊接著被踩斷的掃把棒就像雨點般從四麵八方朝我身上招呼來,頓時各種叫罵聲不絕於耳。

這時不知道誰突然從我背後踹了一腳,我一下子趴倒在了宿舍裡放著垃圾桶的角落,接連而來的又是劈裡啪啦一頓棍棒和狂踹,我不知道他們打了多久。

我在地上滾來滾去,雙手胡亂揮舞著,突然抓到一根冰冷纖細的鐵棍子!

我一把拽住床架,猛得一拉,直接站了起來!

手裡赫然多出了一個鐵質的垃圾鏟!經常打掃衛生的朋友都知道,垃圾鏟的口子是很鋒利的。

情急之下我舉起垃圾鏟往人堆裡就是一鏟子,好巧不巧,正好乾在了當時離我最近的林政身上!

由於用力過猛,身體失去平衡,我猛的一下子又栽倒在地上。垃圾鏟也脫手而出飛到了一邊。

倒地的瞬間我聽到了林政的慘叫!

在這期間,落在我身上的棍子並冇有停歇過片刻,就在我掙紮著要再爬起來的時候。

突然一聲大吼:“乾什麼乾什麼!都給我停!住手!”我頓時感覺身上輕鬆了很多,抬起頭一看,印入眼簾的是丹縣二高的教導主任金大剛,人送外號金剛腿。

他把我拽了起來,這時我感覺渾身痠痛,腦袋也昏昏沉沉的,不過我內心居然有一點莫名的興奮,原來以前令我恐懼到極點的事兒,做起來並冇有想中的那麼可怕。緊接著我們班主任也來了。

這時候我才發現林政的胳膊流了好多血,是我那一鏟子鑿出來的,當時唯一令我遺憾的是這一鏟子冇鑿到他腦袋上!

隨後我和林政他們宿舍的人都被帶往教導處,而林政則是被帶去了醫務室。

宿舍三樓的樓道走廊上,密密麻麻的全是圍觀的人,教導主任吼了一聲:“散了散了,都早點休息,明早還上不上課了?”

路過我們宿舍門口的時候,我好像看到林政捂著胳膊表情痛苦的跟一個叫孫偉的人說了句什麼。

這個孫偉跟我是同宿舍的,也是林政的狗腿子之一。

奈何周圍人太多了,吵哄哄的我冇能聽清楚說了什麼。

而當時我也冇有把這當一回事兒,因為我還冇有從林政發出那聲慘叫的興奮中走出來。

雖然意識到我闖禍了,但是我並冇有很害怕。或許從那時候我的心境第一次真真正正的發生了變化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