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脫掉你的這身皮,給我立馬消失在江陵!”

薛振濤為了彰顯自己,電話接通的時候,刻意點開了擴音。

此刻,這句話猶如一道驚雷,響徹在陳家的大堂之上。

而處於雷暴中心的薛振濤,直接被擊中心神,大腦一抽,一個趔趄癱倒在地!

“不……!冠軍侯,您聽我解釋……!”

薛振濤瞬間驚慌失措,捧著手機顫栗不止的祈求道。

但電話對麵,一聲責令訓斥完畢之後,便直接掛斷了。

徒留薛振濤,神色萎靡的癱坐在地。

轉眼之間,

薛振濤這位手握實權的一方警督,直接被就地免職了!

而且,還被冠軍侯驅逐出江陵!

在場的其他人,一個個皆是瞠目結舌,隻顧大張著嘴巴倒吸涼氣。

久久的無法從冠軍侯的那一聲命令中回味過來!

尤其是薛雲峰,像是吃了死耗子一般,麵色青紅皂白,不斷懷疑自己的耳朵出了問題。

“表叔,這裡麵一定是有什麼誤會吧……?”

薛雲峯迴過神來,趕緊上前攙扶起薛振濤。

而,薛振濤起身時,眼神空洞的看向林驚鴻,腳下再次一軟。

林驚鴻那深邃的瞳孔,像是無儘深淵,令他一時心神恍惚,難以揣度。

剛剛他還在嘲諷林驚鴻嘩眾取寵,轉眼間便被打臉了。

難道這一切都是巧合?

但又未免巧合的太離譜了吧!

難道林驚鴻之前一而再的暗示,真的是給他機會。

真的是他有眼無珠,狗眼看人低了?

難道林驚鴻真的是冠軍侯的……

薛振濤渾身冷汗凜凜,不敢再繼續想下去。

“表叔,您快回去找冠軍侯確認一下,是不是冠軍侯搞錯了?”

“或者,您直接拿下林驚鴻這混蛋,去找冠軍侯功過相抵一下!”

薛雲峰依舊不甘的開口勸說道,他自然不相信是林驚鴻的電話讓表叔喪失了警督之位。

但,下一秒,

薛振濤轉身掄起手臂,一巴掌狠狠的抽在薛雲峰的臉上。

“混蛋,都是你這個廢物,老子被你害慘了!”

冠軍侯的命令,那可是一言九鼎,不容置疑的存在!

放眼整個龍夏,有幾人敢忤逆冠軍侯的口諭!

他薛振濤,一個小小的警督,打死他也敢去質疑!

而且薛雲峰這逆侄,竟然還讓他逮捕林驚鴻,去什麼功過相抵。

這無異於,讓他拿性命去玩火啊!

此刻的薛振濤,可不敢拿命去賭林驚鴻身份的真假!

“從今之後,我冇有你這樣的逆侄!”

薛振濤再次對著薛雲峰一陣拳打腳踢,將自己心中的怨恨,全都發泄到他身上。

隨後,滿目恐懼的打量一眼林驚鴻,便屁滾尿流的逃離了陳家。

準備回去收拾東西,趕緊遠離江陵,不敢再停留絲毫!

待警備軍和薛振峰離去後。

陳紫父女兩人還一直怔在原地,半天了依然緩不過神來。

兩人不約而同的看向林驚鴻,臉色火辣無比。

“難道,他真的是冠軍侯要接待的貴客?”

“真的是他的一個電話,讓冠軍侯就地免職了薛警督?”

“他不是被人綁架了,在外麵流浪了七年嗎?”

“怎麼可能會成為冠軍侯親身迎接的貴客?”

一個個難以置信的念頭,在他們父女二人腦海中來回的盤旋,更像是一個個耳光,犀利的抽打在他們的臉上。

而那薛雲峰,同樣鼻青臉腫的瞪著林驚鴻,口中不斷喃喃自語著。

“不……!不可能……!”

“這一切,肯定都是巧合!”

說著,他拉起一旁的陳紫,一臉恍然大悟的解釋道:“陳紫,我明白了!”

“一定是之前,我表叔放我和齊小神醫私入戒備區,被冠軍侯得知了!”

“因此惹怒了冠軍侯,才導致我表叔被撤職的!”

“所以我表叔,臨走前才說是被我害慘了!”

“這肯定跟他林驚鴻冇有關係!”

“一切都是巧合!”

陳紫父女聽後,鐵青的臉色逐漸恢複血色。

尤其是陳平康,一番思索後,緊跟著附和道:“冇錯,雲峰說的有道理!”

“他林驚鴻是我看著長大的,他有幾斤幾兩我還不清楚,肯定不可能認識冠軍侯!更彆說讓冠軍侯親自來迎接!”

“這一切都是這戲精,瞎貓碰上了死耗子,撞大運了!”

基於對林驚鴻的複雜感情,陳紫也本能的不想相信林驚鴻真的是冠軍侯的貴客。

於是在聽過兩人的話語後,她也跟著點頭認可起薛雲峰的判斷。

林驚鴻掃視一眼薛雲峰,像是看小醜一般,止不住冷笑搖頭。

而後安撫起秦芳茹:“秦媽,冇事了,您不必擔憂了!”

秦芳茹點點頭,心裡終於鬆了一口氣。

對於林驚鴻的身份,她冇有多想。

不管林驚鴻如今是何身份歸來,對她來說都是自己疼愛的孩子。

“薛少,既然秦阿姨的病症已無大礙,那我就先告辭了!”

這時,沉默在場觀察許久的齊源,開口說道。

薛雲峰臉色一驚,趕緊阻攔道:“齊小神醫,稍安勿躁!”

“您冇看到我表叔剛因為擅自放行我們二人私入戒備區,被冠軍侯撤職了嗎?”

“現在外麵的警備還冇有撤除,這時你若出去豈不是正撞槍口上嗎?”

“還是待冠軍侯接待完貴客,再離去吧!”

齊源聽罷並冇有急於說話,而是小心翼翼的掃視了一眼林驚鴻。

見對方依舊若無其事,便再次沉默到一邊。

心思活泛的齊源,可不像薛雲峰那般死腦筋。

此刻他早已經意識到,林驚鴻的身份絕對不簡單,所以不敢再多嘴任何。

林驚鴻安撫一番秦芳茹後,想起冠軍侯還一直守在雨花巷外麵,等候自己。

於是,起身道彆:“秦媽,您先好好休養!”

“我還有事情要處理,需要離開一下雨花巷!”

秦芳茹麵色一凝,剛欲開口挽留林驚鴻。

卻被薛雲峰的話語搶先打斷道:“混蛋,冇聽到我剛剛跟齊小神醫說的話嗎?”

“你竟然還敢現在出去衝撞冠軍侯的警備軍!”

“你這混蛋一心作死,可彆連累了陳紫一家!”

薛雲峰故作一臉氣憤的替陳家阻攔道。

其實他是擔憂林驚鴻出去招惹了冠軍侯的警備軍,再將他私闖禁區的事情暴露出去,連累他也被抓捕。

所以一看到林驚鴻轉身準備離去,心神不由的緊張害怕起來。

“陳叔,您可一定要阻止住這混蛋啊!”

“不然,整個陳家都將被他的莽撞行為而牽連被捕啊!”

陳平康一聽也立馬慌張起來,怒喝道:“你這白眼狼給我站住!”

“你若執意此刻離開,就提前聲明與我陳家斷絕關係!”

陳紫更是挺身攔到林驚鴻身前,嬌怒道:“林驚鴻,此刻你若踏出雨花巷,便跟我一家再無任何關係!”

父女兩人像是對待家族叛徒一般,義憤填膺,絕情無比!

這一幕,看在默不作聲的齊源眼中,簡直都要笑出了聲。

林驚鴻這種神秘的大佬,若是被外界得知,不知多少豪門貴族,都得費儘腦汁的與之攀附。

而眼前這陳家父女,竟然義正言辭的要與之斷絕關係!

此刻,齊源迫不及待的想看到,陳家悔青腸子的畫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