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地下停車場,一個人影竄湧現,渾身上下包裹的嚴嚴實實,隻露出一雙眼睛,鬼鬼祟祟跟在鐘卿背後突然從後麵抱住鐘卿,壓低的聲音響起“打劫,吧身上值錢的東西交出來”

鐘卿渾身一震,僵在原地,一動不動,麵色騶白,

那人見鐘卿不理睬他,疑惑著鬆開了手,跑到鐘卿麵前,卻看見一張蒼白脆弱的麵孔,顧不得自己是否被人發現,

緊張道“你怎麼了,生病了,要不要去醫院看看,還是那個賤人把你氣著了,我上去玩死她”說罷擼起袖子就準備上去乾架。

回過神的鐘卿拉住了他“她現在一身騷,你上去給她當擋光板嘛?走吧!我哥在上麵等我,一起聚聚?”

“那你現在感覺怎麼樣,要去醫院嘛?剛纔你臉色真的好差,”

突然想到了什麼,一拍腦袋,賤兮兮的說“你該不會怕鬼吧!以為被鬼纏上了”

鐘卿無語,徑直走了

後麵地人咋咋呼呼,以為自己窺到了真相,小嘴不停地扒拉著

鐘卿率先上車,門一關,讓司機開車,整個過程行雲流水一氣嗬成,發了地址給他就不再管他了,徒留那人原地炸毛,氣的直跺腳。

鐘卿透過窗看見那人恨不得捶死自己的模樣,嘴角勾起一絲笑意

________小樣兒,跟姐鬥

手機響了起來,鐘卿漫不經心地接了起來

“喂,我聽說你在商場遇見了方慧了”電話那頭溫和詢問著

“嗯,”

“那你現在是什麼感覺,”

“挺好的,掛了”

鐘卿三言兩語結束了通話,鐘銘抬眼看了一眼,悶聲道“心理醫生?”

“嗯,問我現在情況怎麼樣”

“嗯!

有什麼需要跟哥說,彆憋在心裡,我看前幾天爸媽讓你選擇定親就不對勁”鐘銘摸了摸鐘卿的頭,帶著小心翼翼,

“嗯,會的”

鐘銘歎了口氣,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索性也就不在話語,繼續手上堆積如山的工作,車內陷入了沉默。

這沉默持續到司機說了一句“到了”

二人陸續下車,鐘銘看著這家店,語氣有些酸“你還專門挑選了季雲溪那小子最愛吃的一家店,你怎麼不對你哥哥上上心”

鐘卿扭頭看向渾身散發著我不痛快表情的鐘銘,疑惑道“你不是啥都可以嘛?我問過你的”

回溯到才上車的時候,鐘卿問鐘銘有什麼想去吃的飯店,鐘銘當時有點忙,就隨口說了一句,“我都可以,你定吧!”

鐘銘“…………”______mad,丟麵

鐘卿也不再糾結“走吧!上去再說!”

剛到包間坐下,一道風風火火的身影怒氣沖沖地走過來,不滿地說道“卿姐,你不地道,我專門過來給你撐場子的,你居然把我丟在停車場,害的我隻能自己打的過來,你知道打的多貴嘛?”

鐘卿“多少錢?”

“150……”

鐘銘“…………”小心翼翼地問到

“你家破產了?”

“你家才破產了,我們好好的”那人見鐘銘問這話,又懟了回去

“好了,不就150嘛?哥給你,先坐下,站著也不嫌丟人”

“哼”

鐘卿把菜單遞給他“你點吧!算給你接風洗塵”

“那我就不客氣了”

半餉之後,菜上桌了

鐘卿眼皮抽了抽,冇好氣的說道“季雲溪,你是餓死鬼投胎嘛?”

季雲溪不在意地說著“安啦!卿姐,吃不完地打包,不會浪費滴!”

一臉惆悵繼續說著“你都不知道,國外每天不是麪包就是牛排,吃得嘴裡一點味都冇有,自然要多點一些慰籍慰籍我可憐得胃”

鐘銘“那你畢業之後,回國發展嘛?還是繼續在國外擴展”

“不一定,我在跟老爺子商量”

季雲溪嘴裡塞滿了食物,含糊不清地回答著

“哦,對了,這次回來主要是老爺子接到邀請參加卿姐你的訂婚宴”

“卿姐,你真的要訂婚了,這不是還冇畢業嘛?伯母們怎麼這麼著急給你找夫家”

鐘卿“娃娃親,最近便宜未婚夫回國了,長輩們覺得可以早定下”

季雲溪驚詫地瞪大了雙眼,彷彿聽到了什麼不可思議的事一樣“啊這!娃娃親,我從來不知道伯母他們思想還這麼封建”

鐘銘一記眼光掃過“你小子懂什麼,不懂彆亂扒拉”

季雲溪癟癟嘴“本來就是嘛?卿姐這麼優秀,怎麼能這麼早跨入婚姻的墳墓呢?”

鐘卿打斷到“彆~彆~彆,吃你的飯,大人的事小孩子彆管”

季雲溪“你也就比我大一歲而已,搞什麼大人小孩那套”

鐘卿指了指鐘銘“看見冇,這個人就比我大一個小時不到,還不是占著哥哥的位置,你才哪兒到哪兒啊!弟弟永遠是弟弟”

鐘銘“…………”我招惹誰了,關我什麼事,

季雲溪“…………”化悲憤為食慾,掃蕩著桌上精緻可口得美食

季雲溪吃痛快了,肚子隱約可見有一個弧度,滿足地打了個飽嗝。傲嬌地說“卿姐,看,我冇浪費一分糧食”

鐘卿和鐘銘看著桌上被解決乾淨地菜品,默默豎起了大拇指以示敬意

和鐘卿分彆後,一輛黑色小轎車就停在腳邊,季雲溪臉一垮,認命地上了車

“少爺,大小姐很生氣,你做好準備”

“我知道了,到了叫我”說完看向窗外,考慮著跳車的可能性

還冇想好對策,已經到了目的地,季雲溪給自己壯了個膽子,以壯士一去兮不複還得悲壯走了進去。

卻看見笑靨如花著正和誰講話的姐姐,一度懷疑自己眼睛壞掉了,自家姐姐怎麼可能笑的溫柔。

“嗯嗯,好的,好的,我不會為難他的,你去休息吧!嗯

~掛了~~拜拜~”

見自家大姐麵孔肉眼可見的陰沉下來,心裡腹誹著_______看吧,這纔是我那熟悉的姐姐,剛纔肯定是我眼瞎了,晃神了

都已經準備好捱罵準備的季雲溪,聽見季琳娜撇了他一眼冷哼了一聲,轉身就走了

__________就走了,不罵我了?轉性了?被人魂穿了?

季雲溪轉瞬間想了無數個可能

靈光一閃,好似明白了,吊著的心迴歸了平靜,“果然,還是卿姐最疼我啊!”

鐘卿最近就一直家裡宅,在家過著衣來伸手的日子,簡直不要太安逸。

時間也匆匆而過,很快就到了父母商定的訂婚日期。

一大早得就被古女士從舒適的被窩硬拉起來,看著整個人家裡都洋溢著喜氣,而主角卻睡眼惺忪,一副冇睡醒的樣子。

起身任憑化妝師在臉上塗塗抹抹,搗鼓了大半天,終於結束了,眾人看見鐘卿出來的瞬間狠狠地被驚豔到了,本就精緻的五官,經過化妝師的精雕細琢,眼尾的淡紅色更顯幾分妖豔,一襲拖尾長裙,腰部順勢而下的淡藍色雪紗鑲嵌著白色晶磚與白色裙底形成漸變的視覺效果,在燈光下熠熠生輝,莫名又帶了幾分端莊高雅,墨發流雲搬傾瀉而下,散落腰際,如天上謫仙般。

“這天仙般的人兒,真的是我那妹妹”鐘銘很難把眼前人跟之前互掐的人相重合

“好了,出發吧!”鐘卿平淡無波的話語把大家思緒拉了回來,一家子向酒店駛去。

鐘卿率先到了休息室,化妝師準備給她補補妝,這時門被敲響,季琳娜推門而入,看見鐘卿的一瞬間,驚歎“天啊!鐘卿,你真的太美了,我要是個男的我絕對要把你娶回家,強取豪奪的那種”

“彆貧了,先坐著,等我一會”

聽話乖巧地坐在一旁,等待鐘卿,化妝師走後,季琳娜就湊了上去,讓鐘卿站哪兒,自己要給她拍照,記錄一下這個特彆得日子,鐘卿無奈地隨她怎麼拍,最後二人還拍了很多合照,可把季雲溪羨慕壞了。

“鐘卿,你真的甘心就這樣聽從父輩的意願,年紀輕輕就得結婚?我在認真問你,彆敷衍我”季琳娜突然正色著問道

“我自有打算,琳娜這個你就不要管了”

“我不信之前那麼活潑開朗的鐘卿,怎麼現在性格與之前大相徑庭,我不在國內的這兩年,你發生了什麼?”

“冇發生什麼,長大了,就不能在像小時候那麼肆意妄為了而已”鐘卿淡淡地說著,就像是一個標準答案,提交了一份完美答卷

季琳娜不信,還想繼續問什麼,“我覺得你不應該是這樣...................我”

“時間差不多,請鐘小姐和季小姐準備下去參加宴會”話還冇說完就被人打斷,提醒時間差不多了,也該進場了,季琳娜也就憋在心裡,等結束之後非得問出個所以然來,

宴會此時熱鬨非凡,每個人都談笑風生的攀談著恭維著,這是一個攀交關係的好時機,誰都不想因此放過。

而鐘卿得出現,吸引了他們得注意力,眾人眼神不知覺地注視著二人,竊竊私語著都在詢問這是誰家女兒,貌若天仙,之前怎麼冇怎麼聽說過,看見旁邊的季琳娜也知曉來人身份不低

鐘卿巡視著都冇看見鐘爸和鐘媽的身影,就連鐘銘都冇看見,就很奇怪,

秦伯母這時走了過來柔聲道“小卿,今天真漂亮,伯母剛纔都冇認出你來,跟伯母轉轉”

鐘卿“嗯呢”

秦伯母輕輕拍了拍鐘卿手“好孩子,這是琳娜吧!雲溪還在到處找你呢,他現在香檳區”季琳娜打了個招呼,和鐘卿說了一聲就去找那個兔崽子去了,避免他闖出什麼禍事。

“走吧,小卿,我帶你去認識認識”

被秦伯母帶著四處轉悠應酬著,認識認識和秦家合作關係的公司一會是周總,一會是張總,鐘卿就站在秦母旁邊額首傾聽,偶爾附和兩句。

庭院裡鐘家父母和鐘銘冷漠看著前方跪著的人,每個人臉色都不好看,都在努力壓製著心中的怒火,不想在今天鬨的不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