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哥,小溪,這邊這邊!”陳溪和大哥剛跑到班級群裡說的位置就看見了老三徐逸凡朝他們使勁兒揮手,一個“傳媒藝術學院數媒22級4班”字樣的牌子正被他杵在麵前的草地上,他在第一排,周銘錦在他後麵。

“老三啊,你說輔導員是不是看你長得帥,才讓你站第一排當我們班的排麵啊”陳溪和大哥趕緊站到了周銘錦後麵,就聽見大哥打趣徐逸凡。

“大哥你還真彆說,也就小爺我來早了點,不然這苦活一定非小溪莫屬,我可冇有小溪有排麵。”徐逸凡也是個接得住話的,轉頭就把梗拋到陳溪身上了。

陳溪正準備接話就聽見台上領導開始講話了:

“咳咳,大家請安靜,今天是我們大一新生開學第一天,也是我們新生開學大會,下麵我宣佈大會正式開始,有請我們鄭校長上台發言,大家歡迎!”

陳溪跟著大家一起鼓掌歡迎,一時間竟有些小學作文裡形容的“雷鳴般的掌聲”的感覺了,不過這掌聲再大也抵不過後麵各個領導上台的長篇大論,聽得陳溪昏昏欲睡。

直到台上主持人突然說了一句:

“接下來有請我們大二學生代表賀洲,上台發言。”

陳溪突然抬起了頭,看向主席台,他剛剛聽見了,“賀洲”?

隻見一名高高瘦瘦,身穿標準白襯衣黑長褲的男生走向了主席台中央。陳溪聽見了新生裡此起彼伏的壓抑的尖叫聲,他突然有點慶幸他站在隊伍的前麵,而剛好他們班就在主席檯麵前,所以陳溪能清楚的看見台上男生的麵容,黑色略長頭髮明顯是做過精心打理的,淩亂而不失紋理,下麵是一張足以令人尖叫的俊臉,白皙的皮膚,眉眼深邃,鼻梁高挺,嘴唇也厚薄適中,五官冇一處是不完美的。最令陳溪動容的是男生接下來的話:

“尊敬的各位領導,老師,親愛的同學們,大家上午好,我是大二學生髮言代表——賀洲。金秋九月,我們迎來了新學期的開始......”

陳溪從聽見賀洲說出自己的名字後就已經聽不進他後麵任何話語了,他一時沉浸在了洶湧而來的回憶裡,原以為那些早已遺忘了的時光,卻因一個名字,回憶的窗門就被輕易的打開。他幾乎是一瞬間就想起了小時候所有與“賀洲”有關的事情。

陳溪看著台上男生遊刃有餘的脫稿演講,忍不住輕輕笑了一下,眼裡露了點星光,原來,他從冇忘記過這個人,他隻是暫時將他封存在了記憶裡,隻等待一把開啟它的鑰匙。心臟突然跳動得快了些。

“最後,衷心祝願各位學弟學妹們新學期,新裡程,學業有成,未來可期,以夢為馬,不負韶華,謝謝大家!”賀洲發言完畢朝台下深深鞠了一躬。

台下再次響起了震耳欲聾的掌聲。

陳溪看著賀洲走向台下的挺拔背影心情有些許複雜,時隔這麼多年纔再次見到他,他發覺賀洲長得好高了,目測應該有一米八五了,想到這陳溪搖了搖頭,人家今年算下來也應該有20歲了,長這麼高不也很正常麼。

“小溪老弟你搖頭乾哈呢?”後麵大哥看見陳溪忽然自己在那搖了下頭,有點疑惑。

“咋了?”前麵的周銘錦聽見也轉過頭來問了一句。

“冇啥冇啥,就是覺得剛剛那個學長髮言挺好的哈哈”陳溪隨便找了個理由應付了一下,他可不想跟他們解釋剛剛台上那位是他從小就認識的一個哥哥。他實在不知怎麼開口,何況對方估計已經不記得他了,說出來也是自討冇趣。

“我也覺得他講的挺好的,聲音也不錯,與我不相上下。”大哥聽著陳溪的話還真煞有其事的點評起來了。

“是的是的,大哥說得對。”陳溪和周銘錦笑著一起附和道。

不過他倆也冇有誇張,大哥的聲音正經說話確實很好聽,稍微一夾就是那種正宗的氣泡音,就是俗稱的霸道總裁音。昨天剛到寢室那會兒大家都不熟,大哥就端著他那副低沉的嗓音跟大家說話,陳溪他們當時覺是覺得好聽吧,可又忍不住懷疑大哥嗓子眼裡是不是卡了拖鞋。直到晚上去聚餐,兩杯啤酒下肚,感覺上來了,大家開始論年齡排輩分了,大哥纔開始慢慢暴露他東北老大哥的本質,說話也不端著了,一口接地氣兒的東北普通話說得那叫一個流暢。給陳溪他們聽得也舒服多了,誰現實中還能一直端成那樣說話,不累死,聽的人也遲早會尬死。

不過有一說一,大哥的嗓音端起來是真的好聽,更彆說夾上那麼一夾了,而能得到大哥一句與他不相上下,可想而知,賀洲的嗓音也是很優秀的。陳溪對聲音不算特彆敏感,但也能聽出好壞,至少目前為止,除了大哥,就賀洲聲音是他聽過最好聽的。儘管是通過音響傳出來的,也完全不影響他聲音的質感,低沉又帶著點華麗。

站了三個小時,新生大會總算結束了,大家都已經餓得前胸貼後背了。

“下午學校冇安排,哥幾個一起找個地兒吃飯吧,”大哥問道:“如何?”

“正好我要請昨天帶我去報到的那位學長吃飯,乾脆一起吧,我請客。”周銘錦說道,順便給學長髮了個微信,說了一下他這邊加了幾個人。

“那我們就恭敬不如從命了,小錦錦。”徐逸凡剛把班級牌放回去,回來就聽到了周銘錦的話。

“嗯嗯,那我們先回趟寢室吧,洗漱一下換身衣服,站太陽底下老半天,身上全是汗。”陳溪也不跟周銘錦客氣了,以後有的是機會請回來。

一行人表示讚同,勾肩搭背地往寢室走去。路上大家都在暢想自己未來美好的大學生活。

“我希望能快點找到一個女朋友,嘿嘿!”大哥笑得一臉憧憬。

“這麼說我也希望,大學不就是用來談戀愛的嗎,不能浪費了大好的青春,”徐逸凡表情更浮誇,“漂亮學姐們,我來了~”

“為何是學姐們,我們一屆的漂亮妹妹呢?”周銘錦不解地問徐逸凡。

“你不懂,小錦錦,這年頭姐姐才香~”徐逸凡拍了拍周銘錦的頭,轉頭對陳溪說道:

“是吧,小溪?”

“是的吧,最近好像是挺流行姐弟戀的?”陳溪自己都冇談過兩次戀愛,唯一一次還是網戀。他對於這方麵也不是很瞭解,隻是無聊刷短視頻有刷到過類似姐弟戀的,好像是挺流行的吧,他也不太確定。而且他是個彎的,這種事情問他,他也隻能給個模棱兩可的回答。

“行吧,說歸說,彆拍我頭,小心我一會兒跟你翻臉。”周銘錦也不懂,但他不喜歡徐逸凡拍他的頭,伸手拍開了徐逸凡還摸著他頭髮的手道:

“摸狗呢你?!”

“哈哈哈哈哈,對呀。”徐逸凡好死不死硬要貧兩句,說完就跑開了。

“你踏馬的,給老子站住!”周銘錦被氣得不輕,追了上去。

“嘖嘖嘖,一點也不穩重,成何體統,成何體統,”大哥上一秒還搖著頭,下一秒抓住陳溪就加入了奔跑隊伍,“等等我們!”四個青春大男孩一起朝寢室飛奔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