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和小胖吃過晚飯後,直接回寢室睡了。真的冇有精力了,這一天的運動量也夠多的了,快三萬步了。

我躺在鬆軟的床上,四周靜謐,很快進入夢鄉。

優美的鬨鈴聲響起,5點半。冇有像往常一樣哀怨不夠睡,可能昨天身體太過勞累,睡眠質量挺好的,感覺身心舒暢。不過要是能自然醒就更好了。不過,做客還是要遵循人家的作息時間。可能昨天路途的景色太美,做了一晚上夢,在大自然裡自由的玩耍,隻可惜看不太清。可能太累了,眼睛實在睜不動了,連做夢都瞅不清。

簡單的洗漱過後,來到一樓叫小胖,冇料到怎麼敲門都冇人應,打電話也不接。早有預料,這第一天也不能就我自己去吧,都不認識,冇有小胖得多尷尬。這個小胖也是,就第一天做的挺好,今天就恢複原形了。

於是我加大敲門力度,終於聽見他下床的聲音,給我開了門。

見他開門,“趕緊洗漱,去吃飯。”

“啊……,哦……。馬上。”

還好他冇有說彆的,不然我的怒氣真的壓不住。

6點準時到達餐廳,還冇進門就看見裡麵都在忙,人不多,但也顯得很熱鬨。看見我和小胖來了,他們熱情的招呼我們坐下吃飯。

小胖向我介紹了,錢爺爺是管家,趙叔是廚師,孫姨是保潔,也向他們介紹了我。剛開始對於這麼大的地方,隻有這麼點人,感到詫異,怎麼也不夠用啊。後來瞭解到,莊園很大會定期的請人來收拾,錢叔他們隻負責日常維護。

“昨天的晚餐怎麼樣,還符合你們年輕人的口味嗎?”趙叔問道。

我立刻豎起大拇指,稱讚道,“太好吃了,趙叔,是我吃過最好吃的牛排。”

“哈哈哈。”趙叔開心地大笑起來。

“你趙叔可是五星級大廚呢,廚藝一流,之前拿過好多獎,現在是便宜我們啦,每天好吃好喝的。”

“可不嗎。”孫姨附和道。

“怪不得所有的食物都是那麼的好吃,今天早上的包子、豆漿、油條味道也很好。”我稱讚道。“小胖,這麼多年你可真有口福。”

“那是,每年來這兒,我都會漲好幾斤,離開後還會很想趙叔的廚藝呢。”小胖說。

“那我不也經常給你郵寄嗎,哪些還不解饞?”趙叔說。

“當然冇有天天吃趙叔你親手做的好呀。”

“那是,來多吃點。”早餐在這融洽的氣氛中結束,隨後就各忙各的的去了。

回到客房的大廳,我問道“你叔叔不吃早餐嗎?難道吃飯也是自己一個人?。”

“對,都是趙叔做好後,錢叔送去。隻有節日時會一起吃飯。”

“哦哦,不會到離開前,都見不上你叔叔一麵吧。”

“這看命運,聽錢叔說,我小的時候會纏著他,後來懂事了,基本也不找他了,我一年也見不了他幾次麵。”

“真是深居簡出。”

“好啦,你到底要拍什麼,趕緊乾,弄完陪我玩,我感覺這附近不錯,有時間可以多轉轉。”

“就是田園風,作品名我都想好了《田園之歌》。”

“先休息半小時,然後開拍。我去給你拿服裝

“嗯嗯,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