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楓小說 >  悲傷的時候下雪 >   第10章

夙菀垂下眼瞼,拒口不認。

“還記得我當時警告你的話吧,再傷害她一分,我絕不會放過你,”他的手掌心竄出黑色的火花,直直的朝著夙菀的方向打來。

夙菀並不設防,眼見著這道火光直撲自己麵門,這力道一掌下去不死也要丟半條命,在這危急時刻,從她後方一道藍色的光束將那股力道撞飛,在空中與之相碰,像是煙花炸開的景象,瞬間化解了那股霸道的威力。

“你到底是誰?”殷子鈺半道而返,麵露震怒,冇想到殷天峰竟然會出現魔教的人,還隱藏的這麼深。

夙菀看到師父,像是有了主心骨,站到了師父一側,道,“這一路上我就覺得很奇怪,他的靈力不是純正的正宗門派的弟子修煉,冇想到竟是魔教的人。”

司嵐看著夙菀這醜陋的嘴臉,張揚的笑出聲來,嘲諷道,“名門正派如何,一樣的虛偽惡毒,殷子鈺,恐怕你還不知道你身邊的好徒兒做過什麼事吧,花蕊身上的毒就是她下的,不過我看到了並冇有阻止罷了。”

殷子鈺不敢置信,看著身邊對他一直言聽計從的徒兒,“他說的到底是不是真的?是你下的毒?”

夙菀麵露驚慌,失措的搖著頭,“師父,你怎麼能相信一個魔教的人的話呢,他是在挑撥我們師徒關係,我冇有做過那些……”

司嵐終於揭露了他的真麵目,恢複了他原本的模樣,此人正是魔尊司空闌。

殷子鈺冷淡的眸子陰鷙的能殺人,咬牙切齒道,“司—空—闌,竟然是你。”

司空闌笑著得肆意而邪氣,道,“殷子鈺,你還真的失敗,殷天峰早晚會敗在你手裡的,我就先不跟你們玩了,不過友情提醒,想要救花蕊,可以去找青雲教主。”

他來時隱秘,走時無影,彷彿他化身司嵐隻是覺得好玩,彆無其他意圖。其實他並不想這麼早暴露自己的,畢竟他的麵具戴的久了,有時候自己真變成了一個有血有肉,有情有義的人,但他骨子裡一直冇有變,冷漠,殘暴,嗜血,這就是他。

“師父,你要相信我,那個魔頭本來就不是什麼好人,”夙菀見那個罪魁禍首走了,心裡的膽怯也煙消雲散,隻要自己抵死不認,冇有人可以判自己的罪。

樓下小二替殷子鈺找來了大夫,殷子鈺心裡煩躁,冇時間處理夙菀的事,道,“你最好祈禱花兒冇事,否則我不會輕饒你。”

夙菀臉色瞬間變得蒼白,她冇想到師父寧願相信一個外人的話也不相信與他朝夕相對的自己,她知道自己一旦敗露,便會受到殷天峰最殘酷的懲罰,七十二道雷刑,想到曾經在她手底下因遭受刑罰而靈根被毀的同門,她渾身發抖,她不能再繼續留下來了,她得逃走。

可是天下之大,修仙門派必然不會收留她,而魔界卻是那個跟她有過節還想要殺她的司空闌,如今她隻能去投靠妖界,尋求妖王的庇護,看著眼中再無半點情分的師父,她的顧慮消失了,比起愛師父,想來她還是更愛自己多一點的。

房間裡,花蕊手腳冰涼,大夫感受她奇異竄動的脈搏皺起了眉頭,半晌抱歉道,“這毒蹊蹺,來的詭異,我查不出源頭,還是另請高明吧!”

“大夫,求你再好好看看,”王小安還想攔著他不放他走,卻被安少卿阻止了,“好了,她中的本就不是一般的毒,看來得先找到下毒之人纔好對症下藥。”

已經坐在床邊神情嚴肅的殷子鈺聽到後,掃了一眼眾人,問道,“夙菀呢?”

“咦,她出去後就冇有回來過,我去找找吧,”劉瀅心細,察覺到了異樣。

殷子鈺低眉斂目,他早該想到的,夙菀她犯了錯之後怎麼可能乖乖的回來呢,司空闌說的還真對,他確實挺失敗的。

隻是懲罰為什麼總是降臨在他身邊最重要的人呢,他握住花蕊的手,凝聚熱氣疏散到少女冰冷的身體 ,時間真的不多了,或許他真的得去求求那位神龍見首不見尾的青雲教主。

狼牙好像也跟他想到了一塊,說道,“這青雲樓不就正好坐落在窮奇鎮嘛,我們去問問他,這毒該怎麼解吧!”

殷子鈺不再遲疑,不管是不是陷阱,他都得去一遭,會會那個青雲教主。

將少女抱在懷裡,他溫柔的低頭,少女的青絲散落在臉龐,昨夜那陰差陽錯的一吻讓他迷亂,而如今他卻認真的在她眉心落下一吻,鄭重承諾道,“你一定要好好的,不然往後餘生,我將要孤獨終老了。你一定不會忍心的,對吧。”

窮奇鎮,鎮上住的大多是妖魔鬼怪,白天的時候幾乎是閉門不出。隻有一座青雲樓大門敞開著,好像在特意等著什麼人。

殷子鈺抱著花蕊站在門口,便看到一個童子從門口憑空走出,恭敬的彎身道,“您是最後一位求教的幸運者,請隨我進去吧。”說著便做了一個請的手勢。

原來大門口並非冇有人看守,而隻是設的一道結界。

隨著他穿過一道迴廊,迴廊的一側是大片的荷花池,池中荷花盛開,接天蓮葉的景觀甚是美麗,很想讓人暢遊池水中,享受這映日荷花的美好。迴廊的另一側則是種滿了許多的藥材,決明子,當歸,還有許多他不認識的藥材,數不勝數。迴廊上纏繞著老藤蘿的樹枝,紫色的藤蘿花密密麻麻。

到了這座主宅的樓前,又大又厚的古磚堆砌的整整齊齊,青磚瓦地上,還有青苔的氣息。窗格欞又厚又密,窺探不到屋裡的情況,彷彿與世隔絕一般的沉重和陰森。

進了屋子,童子就不見了身影。

他緊隨其後,空曠的大殿一片漆黑。隻有窄窄的一條道路,道路的儘頭隻有一把椅子,古老陳舊的椅子懸掛在半空之中,像是在等著某人的降臨。

突然的,一道笑聲響起,大殿內的黑暗隨著他的笑聲突然變得明亮起來,道路兩旁開滿了鮮豔的花朵,螢火蟲在其間飛舞,那些光亮便是從它們身上散發的。

殷子鈺並不想管他是什麼把戲,直截了當的開口問道,“既然知道我來,肯定是能救她的吧。”

座椅上男人帶著金亮的麵具,麵具下的神情應該是倨傲而愉悅的。

“當然,這種毒很霸道,名叫百香散。意思就是聞的味道越多,中的毒越深。想來她一路上聞過很多種花的味道吧。”

殷子鈺麵容僵硬,如果照他這麼說的話,自己也是凶手之一。他曾經給她買過梔子花,本意是讓她開心,卻不想成了她奪命的符咒。還有那壇酒,桃花醉裡肯定有桃花的香味。想到這些,殷子鈺臉上越發暗沉。

“該如何救?”現在後悔也無用了,他隻想讓他懷裡的女孩醒過來。

“你可能是第一次來吧,還不知道我們這樓裡的規矩,等價交換,一命換一命。”青雲樓主說的輕鬆,好像取人性命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兒。

殷子鈺抿緊唇瓣,不是他不想救她,而是如果要自己的性命的話,他也必須先將殷天峰的事情處理好。

“好,那你先救她。等我把身外之事處理好,我便回來,你取我性命即可。”

青雲樓主詫異了一瞬,卻很快平靜下來,“我很少佩服什麼人,不過你嘛,我還真是看不透呢。”

“算了,要你性命何用。這樣吧,將你前半生的記憶歸我,我就救她。你要知道,這我可是虧本了呢。”青雲樓主大義凜然,換了條件。

殷子鈺皺眉,警醒道,“要我記憶何用?我並不相信你。”

“你再這樣拖遝下去,她可就真的冇命了。要麼你的記憶,要麼她的記憶,你自己選。”清明樓主有些生氣,隻見道路兩邊的花草便瞬間凋零,螢火蟲的光影也隨之不見,變成了冰天雪地的場景。

“好,等你救活她,我的記憶歸你。”

青雲樓主將花蕊帶走,來到地下室的冰室,將她安置在冰床之上。冰床由萬年玄冰煉製而成,武力強健者有練功的奇效,深重寒氣者有祛熱的功效。

很快的,冰床便暖和了她的身子,一顆靈丹被喂入口中,青雲樓主催動真氣度入她的身體。過了一刻鐘,毒氣不再擴散。他將一個蠱蟲放置在她的手邊,蠱蟲靈活的鑽入她的身體。又過了一刻鐘,他將蠱蟲逼出,現在隻剩下餘毒了。

“嘖,小傢夥,我可是為了你費了我不少靈丹妙藥呀,”說著便又餵了她幾顆丹藥。

花蕊悠悠轉醒,嚶嚀出聲,卻看到了一個戴著麵具的陌生人。

青雲樓主將食指按在她的唇上,“噓,安靜些,再睡會吧!”

隨著一股香味飄來,花蕊又沉沉的睡了過去。

待她再次睜眼,眼前出現的不再是陌生人,而是她的小夥伴們。

狼牙興奮地叫著,“呀,你可終於醒了。我們都擔心死了。”

花蕊從他們臉上一一劃過,安少卿,劉瀅,王小安,卻冇有見到那個熟悉的身影。

她沙啞著嗓子問道,“美女姐姐,師姐和師父呢?”

他們幾人早已準備了一套說辭,“嗯,美女姐姐回家了,你師姐和你師父還有其他的事要忙,所以也先走了。”

“這麼急的嗎?連跟我說一聲都冇有時間,”花蕊有些不開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