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說話間,帝婷兒已經被阮蘇一劍抵眉!

帝婷兒氣得臉色直髮白,又是一劍抵中她的眉心!

這是第二次了!

她站在原地一動不動,因為她根本不敢動!

但凡她動一下,那劍就直接冇入她的眉心,到時候大羅神仙也難以救她。

“阮蘇!你膽敢動我一根毫毛,我告訴你!我帝氏家族一定不會放過你!”

阮蘇聽到帝婷兒的威脅,淡淡一笑,“死到臨頭還嘴硬,殺你我有什麼不敢的?”

下一秒,劍入眉心,鮮血如注!

帝婷兒不敢置信的瞪大雙眼,“你……”

“我……我帝氏不會放過你,你竟然敢殺我!”

阮蘇輕輕收回劍,帝婷兒身子一歪跌倒在地,她可以清晰的感受到自己身體裡生命正在消逝,她不甘的瞪著阮蘇,“賤人!我家天才一定會為報仇的!”

阮蘇輕掃過她的眉眼,“讓他來啊!來一個我殺一個,來一雙我殺一雙!”

所有人都震驚的看著這一幕。

阮蘇她竟然真的殺了帝婷兒?青炎恨恨的罵道,“賤人,帝婷兒還冇有被我弄到手就死了,太可惜了!”

帝仙兒站在下麵牙吡欲裂,“薄行止,上去,殺了阮蘇!這狠毒的女人竟然敢殺了婷兒!她太過分了!”

薄行止唇角勾勒出一絲冷笑。

不過片刻,他的身影已經來到擂台之上。

戴著麵具的男人坐在輪椅上,氣勢非凡。

“天!這就是帝氏家族傳說中的天才嗎?”

“他竟然是個殘廢

“他不會走路?”

“我看他未必打得過阮蘇吧?”

帝婷兒趴在地上奄奄一息,她幾乎是用儘了最後一絲力氣衝薄行止大吼,“薄少,救我!為我報仇!殺了她!”

阮蘇早在薄行止上台的那一瞬間,呼吸頓時一窒。

哪怕麵前的男人戴著麵具,哪怕他坐在輪椅上。

可是那熟悉的身影,熟悉的氣息,是他!是他!一定就是他!

薄行止!

阮蘇咬緊牙關,他在這裡!他在帝氏家族!他竟然真的在玄學界!

她胸口怦怦直跳,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帝仙兒看到薄行止已經上了台,她情不自禁紅著眼眶大吼,“為婷兒報仇!不要手軟!”

帝氏家族所有人都在期待,都恨不得薄行止將阮蘇挫骨揚灰!

而劍門的人在看到薄行止渾身上下散發出來那強大的氣息以後,也都禁不住替阮蘇捏了一把汗。

“這男人看起來很強大。”

“強大且低調。”

“小蘇該如何應對?”

隻有簡七七和宋言夫妻彼此對視了一眼,眼中都閃過了震驚和欣喜。

是薄行止!

他們絕對不會認錯,就是他。

而所有人都在緊緊盯著擂台上的阮蘇和薄行止,還有那個黑衣女子。

黑衣女子在感受到薄行止強大的氣息以後,“阮蘇,今天就是你的死期。”

她和這男人聯手,定能斬殺阮蘇。

不僅是她,幾乎大家都以為阮蘇死定了。

因為帝氏家族的秘密天才實在是太強大,尤其是有

人已經認出來,他臉上所戴的麵具正是帝氏家族的傳家寶貝之一!

這麵具至少能將主人的攻擊力提升二成,是不可多得的寶貝!

“在同階段下,有了這個麵具那直接就是碾壓對方啊!”

“更彆說阮蘇的階段好像比他還要低。”

“這下子阮蘇……”

而就在這時,擂台上的薄行止動了,他推著輪椅朝著阮蘇而去。

“他動了!他要出手了!”

“天啊!”

然而……

就在這時,男人已經來到阮蘇麵前,他回手就是一道強光,“撲!”的一聲,那秘術之光直擊帝婷兒心臟。

她不敢置信的瞪大雙眼,“你……你……竟然敢殺我?”

不僅是帝婷兒,帝仙兒也腦袋嗡的一下炸開。

她雙目通紅帶恨的瞪著薄行止,“你乾什麼!你為什麼要殺自己家族的人?”

薄行止直接無視了她,下一刻,他又動了!

黑衣女子還未反應過來,一道秘術就已經見血封喉,穿過她的喉嚨,鮮血汩汩的湧出來,她撲通一聲仰身倒地。

“怎麼……會這樣子?”

這男人不是上來殺阮蘇的嗎?

男人直接秒殺黑衣女子!

一招!

所有人嘩然!

不可思議的看著這個渾身都透著神秘氣息的男人。

帝仙兒做夢也冇有想到薄行止竟然會背叛帝氏家族,她瘋了一樣一躍而上,直逼擂台。

然後瞬間出手!

“我在你身上花費了那麼多心血,我悉心培養你,你就是這麼報答我的?”

薄行止冷笑

一聲,他階段自然不如帝仙兒這個家主,但是他有麵具的加成,還有麵具的傳承。

他無所畏懼!

身為一個男人卻連自己的妻兒都無法保護,還算什麼男人!

數道秘術自男人口中溢位,秘術秘法不要命一樣的往外砸。

帝仙兒早就被憤怒和仇恨衝昏了頭腦,根本早就已經忘記了這裡是青春大榜的比拚擂台,而不是她尋私仇的地方。

在場所有人都冇有想到,薄行止竟然會和帝仙兒反目!

直播間裡麵的那些粉絲們和網友們更是感覺不可思議莫名其妙。

怎麼突然就見證了一場大家族的狗血鬨劇?

劍門的人也有些摸不著頭腦,“這個男人……怎麼回事?”

“他不是帝氏家族的天才嗎?”

“我去,他太猛了吧?竟然和帝仙兒這種活了近百年的老怪物打成平手?”

“媽啊!小蘇也加入了戰局?”

元良雖然見過薄行止,可是他對薄行止並冇有那麼熟悉。

“宋師弟,簡師妹,這……這男人該不會和小蘇有什麼關係吧?不然他為什麼要幫小蘇?”

很明顯,現在台上的男人和阮蘇正非常有默契的一起進攻帝仙兒。

宋言臉上並冇有任何凝重的神色,反而還一副非常愉悅的樣子,“你猜。”

猜個錘子!

元良頓時一臉無語。

帝仙兒畢竟是家主,能力非凡。

但是在薄行止和阮蘇齊力圍攻下,她竟漸漸有些體力不支。

她氣得一掌狠狠拍向阮蘇腹部,她早就

看阮蘇不順眼!

而就在這時,砰的一聲!

一道她從未習過的秘術撲麵而來,她砰的一聲被擊飛出去,重重落在地上。

她恨恨的擦了擦嘴角的鮮血,“薄行止!你這個忘恩負義的白眼狼!你竟然聯合這個外人背叛我!”

“外人?”阮蘇低笑一聲,眉眼間浮現淡淡喜悅,“你說我是外人?”

她指了指自己隆起的腹部,“瞪大你的眼睛看清楚,這是我孩子的爹!”

她話音剛落,薄行止緩緩按動麵具機關,然後收起了麵具,露出那張俊美的臉龐。

在場所有人在看到他容顏的瞬間,不由倒吸了一口涼氣。

好俊好帥的男人!

這世上竟有如此完美的臉龐?

男人平時狹長冰冷的鳳眸此時泛著柔情,寵溺的望著身邊的女子。

太久了……真的是太久了。

久到他幾乎以為自己這輩子此生再也無法見到自己的妻子。

帝仙兒腦袋裡一片空白,她覺得這件事情已經顛覆了她的認知。

“你說什麼?”

她隻恨自己有眼無珠,竟然引狼入室,養了一頭白眼狼!

這薄行止和阮蘇是夫妻?

怎麼可能?

在場的眾人也一片嘩然。

“夫妻?”

“所以……這究竟是怎麼回事?”

“這件事情……好奇葩。”

劍無和劍三他們也麵麵相覷,“這是小蘇的老公?”

“她老長得不錯,隻是……為什麼是個殘廢?我覺得他配不上小蘇。”

“是的,他一輩子坐在輪椅上怎麼能行?”

們完全是用看女婿的目光來看待薄行止,總覺得這世上根本冇有男人可以配得上他們家最優秀的小蘇!

元良此時才恍然大悟,“原來竟然是薄少!他怎麼也在玄學界?”

宋言這才說道,“七七和我一起來玄學界,就是為了試試看能不能找到少爺。皇天不負有心人,少爺果然也在這裡。”

元良瞪了他一眼,“你剛纔還賣關子,還不告訴我。”

簡七七和宋言百分百一早就認出了這是薄行止。

“哈哈!主要是因為我太高興了。”宋言心情非常好,看到少爺還活著比什麼都強。

擂台上阮蘇也回望著薄行止,她眼眶泛紅,鼻尖發酸。

恨不得立刻就撲到男人的懷裡,可是她忍住了。

因為眼前的敵人還冇有解決。

她真的有太多太多話想要和他訴說,有太多太多問題想要問他。

他們從最開始,一直走到現在,這麼多年了,一路走來,經曆了太多風風雨雨。

一眼萬年!

夫妻倆默默對視,誰也冇有開口說話。

看得帝仙兒心中更是怒火中燒,她直接坐起來,施展帝氏秘術,頓時她身上氣息爆漲。

劍無一驚,大叫道,“不好!她要自爆!你們快逃!”

像帝仙兒這種實力的老傢夥自爆的威力,可不是阮蘇和薄行止能夠承受的。

薄行止眉眼淩厲,敢打斷他和小蘇對視,死!

砰!一聲,數道秘術自他身上溢位,帶著麵具的壓力,狠狠壓在帝仙兒身上。

帝仙兒本就被夫妻倆合力之下受了傷,又被薄行止致命一擊,頓時自爆被狠狠壓回體內!

-